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史上最苛刻的捐款"苛刻吗?

2011年3月10日 09:35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杨凤霞  

      在近日举行的西部五省2亿元捐款项目总结表彰大会上,来自云南、贵州等五省区的农户代表把亲手制作的民族服装送给企业家、慈善家曹德旺,把他打扮成一个“彝族老乡”。但10个月前,这笔捐款似乎充满了“夭折”的危机,因为曹德旺提出了苛刻的要求:要在半年内将2亿元善款发放到近10万农户手中,且差错率不超过1%,管理费不超过善款的3%——远低于“行规”的10%。(3月9日《广州日报》)

      应该承认,将这个捐款称为“史上最苛刻的捐款”并不过分。根据曹德旺与中国扶贫基金会签署的合同约定:基金会必须在半年内将2亿元捐款发放到西南五省区的近10万户困难群众手中;善款下发之后,将由评估机构随机抽检10%的受助家庭,如发现不合格率超过1%,中国扶贫基金会将对超过1%的部分予以30倍的赔偿(最高赔偿额不超过项目管理费)。

      对此,全程参与项目执行的陈红涛说,国外多数基金会的管理费比例是20%~30%,10%的管理费比例其实并不高。管理费太低,会降低项目的质量。“这也是一份职业,我们的工作人员也要发工资、租房,也要生活。慈善捐款的运作是有成本的;捐款有时会有一部分结余,这也是正常的。毕竟,整个基金会还要运转,我们也需要钱留住人才。”

      但这个“史上最苛刻的捐款”真的苛刻吗?要知道,中国发放善款有中国的方式,各级政府部门都会出力。有专家认为,曹德旺2亿元捐款项目能以如此低的差错率和如此低的管理费取得成功,关键在于未计入大量行政成本。北京大学非盈利法组织研究中心副主任金锦萍昨天表示:“3%的成本核算是偏低的。在整个过程中,动用了大量志愿者和当地扶贫系统的工作人员,而支付给他们的报酬都是比较低的。”但这些本来就应该比较低吧?行政成本本来就在那里,如果没有这笔“史上最苛刻的捐款”,行政成本就省下了?而在捐款方面发动自愿者服务难道不应该吗?

      其实,国外的一些基金会和我们国内的基金会根本就不是一回事。《福布斯》曾报道,主要从事社会慈善公益活动的“盖茨基金会”,在2003年以268亿美元的资本获得了高达39亿美元的投资报酬,其利润率高达15%左右,比许多公开宣布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的利润率还要高,赚钱还要凶狠。实际上,“慈善事业”幌子下通过投资经营来赚钱并增加自己的财富,已经成为美国许多资本家赚钱并增加自己财富的经营模式之一。2005年,盖茨基金会捐献了大约14亿美元,而这使盖茨基金会另外95%的用于投资赢利资产获得减免税收好处。这个好处超过了它的14亿美元捐赠。

      所以,真正值得一说的也许还是咱们的《基金会管理办法》规定的管理费最高比例10%是否合理?而在目前的情况下,政府能不能用补贴慈善捐款管理费的方式,来鼓励捐款呢?我看这是能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