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养犬新规提升"公共空间"文明水平

2011年2月24日 10:07

选稿:天潼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经历反复的调研、审议、听证和座谈,昨日的上海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上海市养犬管理条例》,笔者参与其中的工作,写下一点感悟。

      上世纪末,笔者曾考察欧洲国家,感觉那里城市街上,人少、车多、牵狗人多。想不到今日,上海的街上,人没少,私家车多了,牵狗人也多了。据称,上世纪90年代初上海居民养犬数只有4.5万条,养犬数激增,在这十年。狗多了,养犬人与不养犬人矛盾和纠纷,亦算是都市一种“烦恼”。1993年颁布,以后两次修改的《上海市犬类管理办法》就有应对和详尽规定。《办法》设置的养犬“门槛”挺高,中心城区居民养犬,每年须缴纳管理费2000元方能获“狗证”。然而“门槛高”,养犬人素性“不进门”,据估计的养犬数目前已达到80多万只,而登记的只有14万户,多数养犬户不在“管理视野”之中,不可避免会有防疫“漏网”犬只,留下了恶病发生隐患。北京的经验值得重视,北京市原养犬法规,标题关键词是“严格限制”,登记费为5000元。葛优主演的《卡拉是条狗》中的小人物“老二”就是因无证养犬、犬被扣留,为筹5000元煞费苦心而显无奈,勾起观众的同情及对管理者的不可理解。2003年首都废除原法规,推出新法规,养犬“门槛”剧降,使得原来登记犬只有13.9万(无证犬约有百万只),急增到目前的95万。

      立法调研时,访问过一家犬宠物“美容院”,目睹“狗狗”洗澡、修毛都得花一百多元,修狗爪要付七八十元,颇为感叹!看来过去年月抨击的西方生活方式,如今已成国人的“时尚”。养犬,从收入拮据的到富有的,从草根到精英,不乏热衷者。“中国达人秀”中“人与犬同唱同演”的川子和嘟嘟组合,着实感动过一批观众。养犬方式已“多元化”:有“大众式”人犬相伴相处、聊以精神慰藉的,也有“奢侈式”体验有闲悠闲“慢生活”的。犬忠诚主人的天性,使得养犬人着迷,称“狗狗”为“朋友”、“家庭一员”的十分普遍。然而,犬吠扰民、犬咬伤人、犬粪污染等问题,亦引起不少市民的反感、义愤而敦促消解。

      规范养犬,民有所呼。制定更高法律层级的地方法规,势在必行。

      法律法规调节、调整的是利益关系,规定着社会行为的道德“底线”。越过了法条的规定,就触犯了别人或社会利益,被视为“违法”。法律规定的就是“是非分明”、“罪与非罪”、“非此即彼”,发出“刚性”的警告。然而,社会民生领域的立法,有其特殊性一面。比如养犬不养犬,没有“是非”之分,纯属个人选择,都受法律保护。这类法规所调节、调整的利益关系,表现在维护社会“公共空间”的秩序。英国著名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说,自由与责任相连,“没有责任就没有自由”。如因养犬不当伤人,也有“是非之分”、甚至负有刑事责任。

      尽管现代生活已经接纳了狗之类的宠物,但像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生存空间有限,资源有限,养犬无限度的扩张是不合适的。我理解,这部法规的立法指导思想是“规范养犬人行为”和“加强社会管理”,就有“控制”的涵义。《条例》设置更为清晰且易于操作的规矩,并延续政府规章中的“只能养一条犬”的规定。

      “一部法律的规定有很多,但群众最关注的往往就那么几条”(吴邦国语)。这部法规关键条款有三:“进门(领犬证)”、“出门(牵犬外出)”和“弃犬”(处置)的制度安排。

      其一,“领证”方面,新规作了两方面努力,一是大大降低养犬“门槛”,让养犬人愿意“进门”;二是多设置登记场所,尽力使来登记者感觉方便,法定了政府相关部门应当协作服务,将原有的登记需要注射防疫针和植入芯片的三处“注射诊所”大大扩展,以市区联手和依法授予宠物医院获得资质的方式,加以解决。

      其二,养犬纠纷主要发生在“遛狗”时。《条例》规定犬只不能进入的学校、医院、体育场、影剧院、餐厅、商场、宾馆、公园等十余个场所,规定“犬牵引绳不得超过2米”、“即时清除犬粪”、“乘电梯避他人”等条文,并列有相应罚则,让市民对“规矩”一目了然。我想,犬吠扰民、犬粪污染那些事儿,以“报警”的方式处理当然也行,但执法成本较高。社会民生类法规的实施常常与市民的公德水准高低相关联,养犬法规的执行多半需要养犬人的自律,并与社会公德、文明氛围有关系。《条例》强调了这点。

      有人疑虑,“控烟”、“养犬管理”的法规可能作用有限。我以为,一方面,法不是万能的,不会自行发生效力的;另一方面,不能小视法规的作用。立了法,就有了行为“准则”,一旦发生违规吸烟或不文明养犬行为,旁人便可以站出来说“NO”,“违规”者应该也会“闻则改之”。逐渐地,社会就会形成良好的公德氛围。比如,过去乘飞机吸烟者很多,然而,如今乘飞机“禁止吸烟”已成为世界共识,谁再执意在机上“腾云驾雾”,就成违法行为了。养犬行为的端正,同样是需要法律与道德“双管齐下”。

      孟子曰:“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离娄上》)。即单靠“善”(道德)或“法”都不行,结合起来方有力量。法律法规能“固化”社会公德,社会公德则能使遵纪守法形成习惯、并营造良好氛围,两者互为影响,互为促进,由此提升社会管理的水平。再从社会学理论来说,城市文明,需要市民个体文明素养的提升,更有赖于各群体交往的“公共空间”文明水平的提高,包括价值观念、道德追求、秩序意识、互爱互助精神的培育、感染和共进。养犬法规的生效离不开公民的自律,离不开养犬认的守规。

      其三,弃犬处理的被重视,与保护动物的理念进步有关。过去对流浪狗的捕杀,引起市民的反感和抗议,因此有联名上书到市领导的。这次,《条例》回应民意,特意写上倡导“人和动物和谐相处”的理念,规定了弃犬的处理方式,有“犬只收容所”、“走失犬只的领养”、“无主犬只处理”等法条,相信会得到市民的认同和遵守。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