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馒头税"

2011年2月22日 09:35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纳税人的概念,现在多数人都不太陌生。只是,对于“纳税”,我们未必有着多么精微的理解,恐怕大部分人的理解都还仅仅停在“个人所得税”这个狭隘层面吧。

      而且,不光是个人,有时在公共政策层面,都还会有这样的蹩脚规定出现。比如有些地方的某种“限购令”要求,非某地户籍的外地人如需购买某物,需要供连续5年(含)以上在此地缴社保或个税证明,才能获得购买资格。这样的限购举措,在舆论层面招致的较为一致的诟病主要集中在“排外”方面。

      当然,这一点是赤裸裸的,地球人都能看出,故不需要过多着墨。不过,其中的细节却也折射出一些不为人注意的对纳税的理解误区。“提供个税证明”,似乎把纳税仅局限为缴纳个人所得税。而事实上,纳税无所不在无时不有,有消费就有纳税,各种税费几乎贯穿所有消费过程中。

      在买名车名表等奢侈品时,那比例极高的消费税,会让人印象深刻,过目难忘。买部几百万的车,可能要交几十万的税,但这些因为数额巨大,所以都是标在明处的。而且即便如此,商务部研究院消费研究室主任赵萍在接受采访时,也曾道出过眼下消费税征收的尴尬现实——“我们的高税收把国外很普通的商品人为变成了奢侈品',这是中国消费者的不幸。”

      但是,还有一种不幸,叫做“默默交税”,还不明所以。比如,你能想到你吃一个馒头,交了多少税么?或者换个问题:你知道一个馒头里也包含这比例颇高的“增值税”么?你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不为你所知的“馒头税”吗?

      咱们先看看正宗馒头税,先听听山东政协委员潘耀民关于它的“埋怨”吧:潘耀民委员连续三年提交关于馒头税的提案,用记者的话说,如果不是这提案包括很多记者在内都还不知有馒头税一事。而这个税率竟高达17%。潘耀民认为,税率过高既不科学,还增加百姓消费负担,更不利于食品安全。

      先别以为潘委员是为民请命,完全出于公心,因为他本是济南某民营面粉公司的副总,而且和小作坊比,正是他们这样正规的大面粉公司,被课了重税。他孜孜不倦连续几年提议降低馒头税,首先或是为自己企业减负的“私心”。但正如记者所言,至少因为他的提案,馒头税才为更多人所关注。

      一块钱的馒头,含税两毛,几近两成。一包烟,一瓶可乐,一壶自来水,一罐气,这里又包含了多少税率不明的“馒头税”?显然都需要标明,需要有人像面粉公司的老总一样,揪住不放,连续多年持之以恒地较真。只有这样才能让更多“馒头税”信息早日公之于众。就如超市货架上的价签一样,一包方便面是两块二还是三块五,消费者至少得做到心里有数,然后才有用脚投票的权利,这是消费选择权。

      而公开各种商品的各种隐含税率,也应该是信息对称的第一步,只有公开才能让民意来判断税率是否科学合理,需不需要像潘耀民委员这样提议更改,以更贴近民众的接受底线。假如一切都是模糊的,甚至民众普遍以为只有缴纳个税才能成为纳税人,那显然是法治社会的悲哀。

      纳税是为购买公共服务的,假如纳税信息都不明了,普通民众靠什么来监督公权呢,权力又怎能保持谦卑之心呢?税金中一分一毫里都有民生之重,在公开透明的语境中,政府每一分钱才会花得战战兢兢,也才对得起天下纳税人。那么这一步就从公开所有隐蔽的“馒头税”开始吧。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