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GDP和"虎妈"引来的信息

2011年1月28日 09:54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十年前,我赴美国考察,定居那里的中学校友说,中国国内很重要的事情,美国的媒体没什么“感觉”,而如今,有国外媒体夸张地说,“中国开始出现美国的影响,‘它打一个喷嚏,世界会感冒’”。

      新年伊始,中国的经济总量GDP、“中国崛起”、中国式教育方式等,成为国际舆论界热议的话题,引来我们的思考。

      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2010年中国GDP为39.7983万亿,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10.3%。有外媒报道,按购买力平价(PPP)计算,中国经济总量达到13.8万亿美元,超过美国2010年13.6万亿美元。即中国“经济总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的大国”。

      近日,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回应说,“以PPP衡量经济总量,公认带有研究、探素性,包括联合国统计的相关研究,所以只有参考价值”。“中国GDP增加体现改革开放的活力,但我国经济仍然较为粗放、人均GDP依然排在100位以后。”

      记得去年9月的经济指标出来以后,日本专家经过中日经济总量的比较后,惊呼“中国经济总量超过日本”,引来世界热议,我们国内则是“冷处理”,笔者也在此专栏发文说“要有平常心”。

      现在,这个“比较”已经“攀上”第一经济体,让人有点“始料不及”。其实,道理还是那么几点,如马局长所说,首先是改革开放的功绩吧。将市场经济配置资源方式移植到中国的土壤上,是邓小平的胆略。这样,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有了“干事业”的自由天地,迸发的能量不可估量。如,1997年的十五大报告将进入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达到“翻一番”作为奋斗目标,结果是GDP从2000年的8.9万多亿元,到2010年的39.7983万多亿元,竟有4.47倍、翻两番多!

      其次,GDP有不少局限性,即经济总量的组成是什么、代价是什么,同样的GDP,经济质量还是大有差异。比如,一二三产的比例,体现着文明水准,一二产的人数越少,就说明那里有更高的生产效率,可以用更少的人解决衣食住行的基本问题,三产(现代服务业)比例高,则说明生活更便捷、多样、富裕。我国经济发展的“粗放”,背后有与发达国家的巨大差距。又比如,GDP中的“财富含量”、“科技含量”也不一样。还有GDP形成的资源环境的代价等。再次,反映富裕的人均GDP我们还拿不出,是美、日的十几分之一呢!

      日前,胡锦涛主席访美获得很大成功。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中国的“和平崛起”给予充分的评价。其实,作为内部研究,专家列出过“中国和平崛起”的课题。而我们对外只说“和平发展”,慎提“崛起”,因为“崛起”总有点“张扬”。现在,中国发展的事实,让别人做出“崛起”的评价了。当然,我们要坦然之、淡然之。评价中有各国人士对中国的尊重和好感,也有另有他图的,世界上“贬中国”的“威胁论”、“崩溃论”和“捧中国”的“唱衰论”,总借助一些数据、事情,不时冒现,对此我们应有清醒的头脑。

      对有关中国的热议,除了诸如GDP数据这些“宏观”的问题外,开始变得越来越具体、“微观化”了。美国新一期《时代周刊》封面文章,涉及到中国的传统教育方式。耶鲁大学法律教授、自称“虎妈”的蔡美儿,逼迫她七岁的女儿露露连续几小时练习《小白驴》的钢琴曲,中间不让女儿休息甚至上卫生间,一直到终于学会弹钢琴为止。美国舆论将之称为“《小白驴》事件”,不少美国读者对“虎妈”的做法“无法忍受”,因为“虎妈”坚持每天让孩子花几小时学数学和其他作业,练钢琴小提琴,不允许有玩耍时间或在别人家过夜,不准看电视、玩电脑甚至在学校排演戏剧,使读者“愤怒不已”,认为“虎妈是个怪物”。而《虎妈的战斗》一书一月中旬在美国书店销售,成为畅销书。《时代周刊》的文章认为,“虎妈”引发的激烈反应有其深层原因。蔡美儿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但她采取了传统的“中国式教子方式”,这沉重地打击了美国的“痛处”:“担心输给中国和其他正在崛起的国家,担心没能给我们的孩子为全球经济中生存下来做好充分准备”。

      GDP、“崛起”、“虎妈”……经济与“教子”,所涉及的方面和层次不同,但中美比较,给人们一定的启示。美国被称为是西方“自由发展”最优越、最典型、最发达的国家,就以市场经济配置资源的模式来看,美国不同于日韩模式,也不同于法德及北欧的福利模式,但金融危机暴露美国金融衍生品的过量和失控。中国较为迅速走出危机困扰,在全球经济发展中发挥不可忽视的作用,于是人们开始研究中国模式的有益之处。中美有不同的国情、传统和制度,但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市场经济的“看不见的手”,美国更强更成熟;政府调节的“看得见的手”,中国更有其“不扯皮”、“看准了下决心干”的优势。中国经济要走向中等发达,应该借鉴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经验,尤其增加经济发展中的科技含量、自主品牌含量、金融运作含量、“民富”含量,亟须创新驱动、转型发展。

      教育、“教子”方面,美国讲究“自由发展”、“个性发展”,注意培育孩子的创造意识和能力,如美国的家长每天关心的,是孩子在学习时“是否提出有想象力的问题”。中国的教育注重基础,对孩子的管教较为严紧,但有应试教育的很多弊端,如中国的家长每天关心的,是孩子“考了多少分,在班里年级里排第几名”。说实话,我们十分欣赏美国教育中的孩子“顺其自然”、“个性发展”,欣赏“创造精神”的养育。中美教育、“教子”方式,取长补短、相得益彰,多好。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