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春运难,但本不该这么难

2011年1月21日 09:37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奚旭初  

      “办好奥运不难,办好亚运不难,办好春运,难!”昨日,2011年春运第一天,《人民日报》一篇署名文章的第一句话,直接引用了网上流传的这句话。就在这一天,北京西站,一位连续5天凌晨4时来排队却最终没能买到票的男子,愤怒地大骂了一句后嚎啕大哭。(1月20日《东方早报》)

      今年春运,今又春运。春运是个难题,短短一个多月之内,仅通过铁路出行的人群就达数亿之多,说是奇观也罢,说是壮观也罢,这春运景象确是举世无双。举凡了解国情的人,对于春运期间买票难、坐车难,加上还有不期而遇的恶劣天气这种“非常时期”的非常情况,都能理解,都可以心甘情愿地忍受拥挤和等待。但人们不能不问的是,破解春运难,有关方面真的已尽力了吗?

      春运难,根子在运力不足,又突出表现为买火车票难——而在一条条高速铁路竣工通车运行的今天,所谓买票难,其实就是买普通车票难。空空荡荡的豪卧车厢,是不会有买票难的。而今天的新华日报上就有普车和高铁“冰火两重天”的报道。从浙江金华开至沈阳北的1034次列车,每节118人的车厢,经过南京站时已经超员70人。而记者在G7077次沪宁城际高铁上看到,后面8节车厢加起来大概只有100多人。当高铁空旷的车厢和塞满乘客的普通列车照片一齐被镜头记录下来,这样的“冰火两重天”告诉人们,尽管春运是难题,但至少不该像现在这样难。

      最受市场欢迎,一年四季求大于供,总是难以满足需求的普通列车,铁路不增仅减;大多数旅客都承受不起的豪卧,铁路却绞尽脑汁去“培育市场”——如果这也叫“市场眼”,又是什么“市场眼”?而更绕不开的另一个问题是,豪卧的问题其实还不在于票价贵,而更在于其该不该有。铁路客运能力眼下还是紧缺的公共资源,其公共服务属性,决定了它理应覆盖到最广大的人群,换句话讲,在“高端市场”与“草根需求”之间,应当是后者优先,向后者倾斜。说到底,开出什么样的列车,决不完全是铁路的内部事务。我们总在想象,要是铁路上多跑些普通车,甚至在春运的“非常时期”,高铁线路也不妨因时制宜“低铁化”,那么春运还会这么难吗?

      再比如许多车站都以候车大厅太挤为由,只让旅客在开车前一二小时进入大厅候车。候车大厅人满为患是事实,但是大厅如此拥挤,也有原因。这些年,许多火车站都投下巨资扩建改建,设计图上一清二楚地显示了候车室等服务空间的拓展。然而竣工投用之后,公众却发现拓展了好几倍的空间,并没有用来改善服务,而是出租给了大大小小的商家,或变成无钱莫入的茶座。看看候车大厅中的商铺、茶座,不由人不想:这些空间若还给旅客,会让更多人不用在寒风中挨冻。

      从根本上解决春运难题,显然不可能一蹴而就,然而这不应妨碍今天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旅客排忧解难,更不该为春运难题添难。豪华车挤走普通车,商铺蚕食候车大厅之类问题,确实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