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立法"给力"终身教育

2011年1月11日 10:15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新年伊始,看书学习与法规“联姻”,十分新鲜。日前举行的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表决通过《终身教育促进条例》引起市民的注意,笔者参与法规制定的一些工作,也深有感悟。

      自十七大将“学习型政党建设”列为党建战略性任务的第一项,“学习型”成为不少建设的“前缀”,诸如“学习型机关”、“学习型企业”、“学习型城市”等,意在把“努力学习、提升自身素质”,作为人们的第一需求,这里有求职需求,也有精神享受。

      这个法规取名为“终身教育”,是顺应世界性的教育思潮的一个实践。1965年12月,法国教育家保罗?朗格朗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次国际会议上,提交了终身教育的提案,倡导“要为人的一生提供学习机会”,就此,终身教育成为国际教育的一种共识和潮流。在我国,随着改革开放的进展和经济社会的发展,大家越来越重视教育和学习,越来越多的人在工作阶段乃至退休之后也持续学习,学习逐渐覆盖终身。现实告诉我们,需要立法保护学习者的权益。这保护,不仅指打假除劣,也指为好的办学机构保驾护航,排除发展中的困难,满足学习者的需求。全日制学历教育,有国家的、也有地方的各种法律法规,然而学习又延伸到“校外”、“学前”、“毕业后”,也就是终身都得学习。在这个广泛的领域,则是法规的空白地域。

      有学习的需求,就会有市场。各种办学的方式、培训班如雨后春笋般地生长出来。这里有让人学有所得的学校,据教育部门提供的数据,比如各种各类老年大学,广受欢迎,全市2010年学员已达39万多人,占60岁以上老人数的12.4%;同年上海远程老年大学集体和有组织收视老人27.5万多人。老人已跨越、超脱人生旅途中为学历、为生存、为就业的“被学习”阶段和状态,完全进入“我要学”怡然自得的境界,学书法、摄影、绘画、舞蹈、声乐、烹饪、写作,使自己精神充实,知识富有,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只是随着老年社会的较快来临,应招数量供不应求。笔者居住地附近南塘浜路一所市级老年大学,每逢报名日就会出现长队,听老人说,一些热门课程,还得赶早排队。另外,农村劳动力培训也形成规模,开办的学校就达205家,参加培训的有四十多万。

      但是,社会总是良莠不齐。终身教育也有江湖骗子混迹其中。2009年本市连续发生的“灵格风”、“凯恩”英语培训中心事件,让人揪心。两个“中心”分别招生一千多学员,“凯恩”还是“中外合作”呢。善良的学员们那里想到,道貌岸然的“校方”分别收受了他们的真金白银,一夜之间忽然“人间蒸发”,各卷走二三千万钱款,留下难解的社会后遗症!

      正反两方的案例告诉我们,立法必须“给力”了。

      有人说,“法规是管老百姓的”,其实这话说得有点偏,法规首先是规范和限制公权力的。我们在立法过程中,“工作量”大的,就是规范公权力。一个法规规范的总是个新领域,往往涉及多个行政部门,谁主管、谁协同,如何整合形成合力,颇费周折。而这种“规范”有利于“促进”这项事业的发展。这个条例也是这样。另外,终身教育不像全日制学校那么正规有序,比较“分散”:它贯穿一个人的一生;散布涉及在全社会的成员;有正规非正规多种形式;有各种环境下的办学等,因此,各种教育资源的整合、规范又得有智慧。《条例》对此作了较为合理的制度设计。它的四、五、六条规定了公权力的专门“协调机构”和政府相关部门的责任,比如,“将终身教育工作纳入同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采取扶持鼓励措施,促进终身教育事业的发展”,就从“源头”作了法制保障且有促进。

      经费问题是发展此项事业的关键点,《条例》规定了多元、多渠道投入的保障机制。首先是规定政府自己,第八条说,“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将终身教育经费列入本级政府教育经费预算,保证终身教育经费逐步增长”。同时,对企业此项经费投入提出要求,规定提取职业教育经费“可依法在税前扣除”,做到“企业用于一线职工的培训经费所占比例,应当高于职业培训经费总额的百分之六十,并每年将经费使用情况向职工代表大会报告”。这是针对社会还存在“少数人享用多数人权益”现象而规定的,不是一些企业高管读MBA或EMBA课程都动用企业“职业培训经费”、导致这项经费所剩无几吗?《条例》还规定了鼓励社会资金捐赠的条款,这样就有利于形成“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办学局面。

      终身教育事业发展,重要的是借用、整合各种教育资源,形成综合利用的制度。比如,现有的全日制学校资源不能只为在校的特定学生服务,而应当在此工作以外,向社区、向社会开放,鼓励和支持各类学校打破传统封闭的体制,结合实际开设适合市民学习需要的课程。又如,创办终身教育专业性的社区学院(学校),赋予其一定的法律职能。还比如,发挥网络的作用,创建各种借助现代技术,进行终身教育的教育单位和形式。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条例》重点对成人学历教育,在职人员培训,失业人员、进城就业农村劳动者就业培训,农业教育培训,残疾人教育培训等,做了各自规定。其中面对“匆匆走来的老年社会”,《条例》对老年教育予以关注且设计了专项条款。

      教育资源的借用、整合的重要之点在于师资力量配备。法规有“兼职教师”的法律规定,《条例》说“将从事终身教育工作的专职教师的职务评聘纳入相关行业职务评聘系列”;社区学院、社区学校教师的职务评聘,“可以在教师职务系列中增加设置相应的学科组”,采取较为灵活的方式。教育资源还包括对参与终身教育的学员的“学分”问题的考虑,《条例》规定“本市逐步建立终身教育学分积累与转换制度,实现不同类型学习成果的互认和衔接”。体现出终身教育的包容。

      另外,法规关注了市场经济环境下对经营性办学机构和行为的监管,设置了教育培训机构学杂费专用存款账户的监管制度,“保障教育培训机构收取的学杂费主要用于教育教学活动,维护受教育者和教师的合法权益”,防止和杜绝类似“灵格风”、“凯恩”事件的再次发生。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