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史上最贵螺帽"的实质是权力兜售

2010年12月20日 09:19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玉胜  

      日前,广西柳州市交警部门推行新的机动车固封装置,每个号牌的4个安装孔均须安装新的固封螺帽,螺帽上要压有发牌机关代号“桂B”,售价27元。该消息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网民怒称其为“史上最贵螺帽”。依照国家有关部门及广西自治区交警部门明文规定,固封螺帽售价1元。(12月19日《京华时报》)

      “小鸡尿尿,各有其道”,在当今社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似乎已经成为行业潜规则,为官者可以利用职权卖官鬻爵,谋取私利;教师可以利用传道授业的职业便利,课堂上有所“保留”,课后以“家教”营利;医生可以发挥救死扶伤的技术优势“逼”患者作无谓的各种检查,或暗送“红包”……雁过拔毛、层层剥利,已经成为当下一些掌握大小实权的人们的行事规则。

      如今,广西柳州市交警部门也找到了适合自身职业特点的赚钱门道,那就是强制推行新的机动车固封装置,原本售价4元的一套的固封装置标价27元。巧妙的是,这次交警部门采取的是曲线迂回的“生财之道”,即把柳州市驾协推到前台垄断销售“史上最贵螺帽”,市交警部门退居幕后,以政策规范的形式和路面必查的手段,变相强制机动车主去购买。一方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的独家经营,一方是“不按规定使用和安装固封装置的,在检查中被发现一次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给予罚款和计6分处理”的“严格”执法。柳州市交警部门与市驾协以合演一出配合默契的“双簧”剧共宰机动车车主。

      据柳州市车管所负责人介绍,目前柳州的机动车保有量已超过30万辆。以有20万辆机动车需要更换固封装置,以现行价格每套27元估算,这个装置的销售额将高达540万元。尽管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交警部门“从中渔利”,但根据“无利不肯早起”的社会惯例推论,从“柳州市驾协服务中心的办公地点以及营业执照登记的住所均是柳州市交警支队院内”的不争现实分析,柳州市交警部门应该与“史上最贵螺帽”事件难脱干系,而仅凭常人智慧,人们就可以很自然地得出结论:一旦“史上最贵螺帽”售罄,并且风平浪静之后,合伙“分肥”就是此事件的“下回分解”。正如业内人士所言,车管所与驾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是历史形成的;车管所收费必须按标准执行,而协会收费却不必要,同时也制造了销售属市场行为的表象。笔者不得不佩服柳州市交警部门这种吃鱼不沾腥、牟利规避风险的“机关算尽”。

      笔者注意到,随着社会对“史上最贵螺帽”事件的关注和质疑,柳州市价格监督检查分局已经根据国家发改委《关于开展全国行业协会收费专项检查的通知》精神,从柳州市驾协违背广西交警总队《车管业务收费项目和标准》明确的“号码专用固封装置1元/个”的规定和未向柳州市价格监督检查分局备案为突破口,以涉嫌“利用行业垄断地位或指定服务地位强制服务”为由正式介入调查,人们期待着“史上最贵螺帽”事件的水落石出。但笔者以为,对“螺帽门”事件的查处,不能止于对价格违规行为的追究,而更应该“拔出萝卜带出泥”,对滥用公权者实施问责,因为敢于兜售“最贵螺帽”的背后必定有“最牛之人”作推手。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