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央企海外巨亏何以刹不住车?

2010年12月9日 09:26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瞿玉杰  

      继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传出国家拟针对中资企业海外资源并购进行资质认定后,本报记者从国务院国资委也获悉,国资委将采取系列措施对央企海外资产加大监管。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近日对本报记者表示,国资委“一定会出台一部规范央企境外产权的政策法规”,以加强对央企境外资产的监管。(12月8日《21世纪经济报道》)

      改革开放以来,在外资大举进军中国市场的同时,我国一些经济实力雄厚的央企也开始探索到海外投资,积极参与国际竞争。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后,由于境外资源能源等生产资料价格下滑,使得央企境外“抄底”式的投资一时风起云涌。据国资委统计,截止2009年底,我国共有108家央企参与境外投资,央企境外资产超过4万亿元人民币,境外投资的利润占央企当年利润总额的37.7%,有的企业境外项目利润占公司利润的比例甚至高达50%。

      然而,央企境外资产虽然庞大,但是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机制,不少央企的境外项目存在经营失误、债务沉重、经营亏损等问题。《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一家央企的总法律顾问的话说:目前,除了五矿、华润等少数央企外,大多数央企的境外资产的安全和增值都存在隐忧。应当看到,从前些年的中航油、中信泰富海外巨亏事件,到不久前的中铁建沙特轻轨项目亏损41.53亿元事件,央企境外投资巨亏虽然时有曝光,但呈现在公众视野之内的央企境外亏损不过是冰山一角,央企境外巨亏而导致的资产流失已成为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大敌。

      当此语境,特别是在中铁建沙特巨亏事件之后,国资委将“采取系列措施”对央企境外资产加大监管、“火线堵漏”,无疑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但是,接二连三的央企境外巨亏事件已经证明,国资委如果不从根本上对现行的境外国有资产监管体制进行变革,而只是在每一次巨亏之后对这种监管体制进行局部的“修修补补”,已经无济于事、于事无补。从中航油巨亏到中信泰富巨亏,哪一次央企海外巨亏之后国资委没有“火线堵漏”?但遗憾的是,哪一次也没真正堵住,从而使得央企境外巨亏“此恨绵绵无绝期”。

      笔者以为,现行境外国有资产监管体制至少存在两大致命漏洞。其一,虽然我国《企业国有资产法》已经于2009年5月1日开始施行,但境外国有资产管理不规范的问题依然相当严重。比如,改革开放初期为鼓励国有企业到境外投资而采用的由某些国企高管个人代持国企境外股份的做法,时至今日竟然仍然在广泛使用,以至于由此造成的国有资产流失或产权争议时有发生。在笔者看来,央企境外“个人持股”就如同公款私存,出问题只是迟早的问题。

      其二,不少央企的现代企业制度徒有虚名,导致企业内控严重失灵,企业风险管理名存实亡。说实话,近年来国资委为防止国有资产海外流失出台的规定并不少,之所以效果不佳,原因就在于这些规定因为某些央企决策者的独断专行而被架空。以中铁建沙特轻轨项目为例,在仅仅有概念设计的情况下就草率签约,不仅违反了国资委的有关规定,而且也不符合企业内部风险控制的程序。因此,中铁建沙特巨亏的命运可以说是在草率签约时就已经“命中注定”。

      为此,笔者以为,防范央企境外巨亏,关键在于严格执行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改变现有监管机制过于依赖央企自律的不正常状况,变自律为他律、变事后监管为事前监管和事中监管,从而将央企海外巨亏的风险降低到最低水平。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