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石油、铁矿石和稀土之争

2010年12月7日 10:06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掂量三个变数,运筹力争主动(下)

      其三,大宗资源品价格的变动。

      2008年,中国成为进出口贸易的第二大国,制成品的贸易已经达到90%以上,进出口贸易结构进入发达国家的水平。同时,我国经济发展急需的资源类的产品的贸易量也有很大的增长;有些资源,例如稀土的出口,也越来越为世界所关注和重视。那些大宗资源品的价格起伏变动,关系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

      石油是其中重要的方面。自大庆油田开采以后,我国被摘掉“石油贫油国家”的帽子。然而,我们还称不上“石油富有国家”。随着我国改革开放以后的30年持续快速增长,石油的需求量激增。目前我国每年的消费量已经达到约3.7亿吨,其中,2009年,我国的石油产量达到1.89亿吨,其他只依靠进口。也就是48.9%的石油来自外国。与国外一些国家的联合开采石油,并购国际的大石油公司,购买石油等,都与我们的国民经济直接相关。而且,目前的市场已经连成一气了。海外石油的价格的变化常常又密切地影响着国内的生产和人们的生活,尤其是那些驾车族。

      石油的定价权不在我们那里,在美国和欧佩克组织。近些年,石油价格上下波动剧烈,牵动着人们的心。上世纪二战以后,世界经历过低油价时代,那些发达国家着实享用了低价的石油的甜头,滋润发胖了自己。到1990年,石油还处于每桶10美元的低价,而2008年一直上升到147美元一桶。上海金山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在134美元一桶石油时买进很大一批期货,想不到,“专家们预测美元会突破200美元的说法”落空,石油跌到30多美元一桶(当然有金融危机经济萧条的因素),当年该公司巨亏70多亿。中航油以同样方式亏损,一些航空公司至今走不出困境。如今石油价格回升到80多美元一桶,它的“走势”,是全世界猜不透的一个谜。

      看来,石油事业发展的战略思考和多角度的运筹和应对,是我们经济发展的重要任务。

      铁矿石的需求同样是个难题。我国的钢铁生产现在已经十来年“世界第一”了。2009年达到5.6亿吨粗钢,约是世界粗钢总产量的四成。处于第二的美国大致为1亿吨出头点(我国的河北省2007年开始就连年超过1亿吨)。这么大的钢铁产量,铁矿石约一半来自己的矿山,我国的铁矿石品位较低,大致在33%。一半来自海外的铁矿石。其中,国际的“三大矿主”——巴西的淡水河谷、澳大利亚的力拓和必和必拓,有60%以上的铁矿石品位,是我们的主要供应商。2007年我们进口淡水河谷就达1.5亿吨,向力拓进口9000多万吨,向必和必拓进口6000多万吨。

      现在,世界上也出现一种怪事:凡是中国需要的东西就不断涨价,而我们出口的东西就不断跌价。这些年,铁矿石价格扶摇直上,2009年因金融危机,全世界钢铁业不景气,铁矿石价格有所下降,为下降多少,还有一场斗争。国际钢铁业中为铁矿石价格明争暗斗,有的国际公司还爆出丑闻,力拓公司驻上海办事处的主任因为受贿和泄露商业机密罪而被我国公安机关拘押、判刑。2010年,世界经济有所复苏,铁矿石价格扭头回升。其中,铁矿石价格的每一个百分点的上升或下降,都关系到我国的主要是大的国资公司的利益,实际也就是国家的利益。

      围绕铁矿石的竞争,过去十年激烈,以后仍然会十分激烈。我国的经济建设的发展还处于高速增长期,十七届五中全会的判断是,我国还处于“战略机遇期”,如何寻找各种途径和方法,谋取主动,是我们相关部门和企业需要运筹帷幄的。

      如果,石油、铁矿石一定程度上我们要“求别人”,那么,稀土则是别人一定程度上“求我们“。

      稀土是指自然界中相对稀少的17种元素,其开采成本非常高,大约每吨4万美元,主要用于无线电设备、高精尖机器制造、国防工业和其他尖端领域。如果没有稀土,就没有ipad,不会有锂电池,不会有美国的航天飞机。世界的97%的稀土供应来自中国,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日本的稀土来自中国。遗憾的是我国的稀土出口价格一直很低。前一段时间,因为中美、中日之间的一些纠纷,我们曾经一度对美日的稀土供应加以禁运和限制,引起他们的极大反应,甚至“惊呼”,看来戳到他们的痛处了。

      如何打好稀土供应的这张“牌“,争取国际贸易以至外交方面的主动,也应该的相关部门思考的战略和战术问题。

    相关评论:《掂量三个变数,运筹力争主动(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