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乡愁是一张薄薄的捕捞证

2010年12月7日 09:25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玉胜  

      8月31日,渔船“辽东运2033”第一次正式出海,再没回来。船上至少有8人,近100天过去,家属们希望“生或死”有个明确结果,不过报案“处处碰壁”。对于这条无捕捞证、未年检、船籍未过户的船只,没有相关部门认为调查事故属自己职责范围。(12月6日《新京报》)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一首《乡愁》,道出了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如今,对于渔船“辽东运2033”8名渔民的家属们来说,“乡愁是一张薄薄的捕捞证,我在这头,亲人在那头。”

      对于海边村民来说,上船干活是他们主要经济来源,虽然不断有人在海上沉没。也许,渔船“辽东运2033”的一去不复返,只是众多海难事故中的一起普通事件,但由于相关部门对海难家属的报案置之不理,使得此案成为备受公众关注和质疑、令人痛心又值得反思的公共事件。

      官方“拒绝调查”的理由很直白:“查无此船”、“搜救已无意义”。也就是说,“辽东运2033”是无捕捞证、未年检、船籍未过户的“黑船”,无从查起;海难家属报案时已和渔船失去联系快一个月,海事部门无法展开搜救。言下之意,“8.31”海难完全是自作自受的咎由自取,与海事部门的监管不力和无所作为没有任何关系。海事部门的冷漠对于饱受失去亲人之痛的海难家属来说,无疑于雪上加霜、伤口上撒盐。

      人们不禁要问,撇开“黑船”没有身份证的的“非法”不讲,船上的8名渔民难道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他们的生命不应当得到尊重和救援,他们的家属不应当得到同情和安抚吗?根据报道,到2009年辽宁庄河一个县级市“三无”捕捞船就达近400条。这么多“黑船”的存在,相关部门一句人手不够、“也有管不过来的时候”就企图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未免太过牵强。同时,以“三无”为由,拒绝对“8.31”海难展开调查,也太不近人情。面对船员女儿“别让爸爸不瞑目地睡在海底”的哭诉,面对海难家属“但凡带''渔''字的部门都报案了”的祈盼,我们的官员竟毫无恻隐之心地无动于衷,真不知这“不为人民服务”的锦旗该不该送给他们。

      笔者担心,政府部门的不作为,不仅会让逝去的冤魂死不瞑目,也会让遭受海难的家属和亲友对政府失去信任。须知,这种由政府失信引发的反感情绪要比海难事故本身具有更大的危险性。对逃避税收、规避监管的“三无”船只实施教育乃至处罚是必要的,但以“不予搜救”来惩罚就显太过分了。推而广之,对违规的矿难、车祸是不是也可以见死不救?诚然,当事人报案的时间已远远失去了搜救的最佳时机,但好言相劝,或者抱着“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付出百倍的努力”的态度尽力而为地搜寻,即便是毫无结果,也是对死者的尊重和对生者的安慰。

      痛定思痛,亡羊补牢。“8.31”海难对违规作业的渔民是一次血的教训,对渔业管理部门更是一计震耳欲聋的警钟。记者调查发现,在管控政策下,这样的黑船在黄海边不少见。借此反思我们的执政理念和监管制度,有助于遏制渔业管理乱象,避免类似悲剧重演。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