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包容性增长"的要义在"民富"

2010年10月21日 09:53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自胡锦涛主席在出席第五届亚太经合组织人力资源开发部长级会议开幕式发表致辞时说:“实现包容性增长,切实解决经济发展中出现的社会问题”,近来,结合十二五规划制定和讨论,“包容性增长”的解析,在海内外媒体频频出现。

      “包容性增长”,细细品味,具有丰富含义。实现包容性增长,根本目的是“在一部分地区和人群先富起来”的情况下,着力惠及我们国家的所有地区、所有人群,并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与其他国家“既竞争又合作”,取得“互赢互利”。同时,“包容性增长”,需要在可持续发展中实现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合理利用资源和保护环境。还要坚持社会公平正义,促进人人平等获得发展的机会。

      简言之,我悟出两个大字:“民富”。

      人常说,“大河有水小河满”。此言喻义有其真理性,失去了大局和根本利益,小局、个人利益终究亦难保。其实,自然界的规律是:“先”有千万条溪流、小河,方能汇成有奔腾向前滔滔的大江大河。这个意义上说,“小河有水大河满”,也有其真理性。

      “民富国强”是近现代中国人的梦想。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我们党以“发展是硬道理”、“市场经济是种手段”、“社会主义处在初级阶段”等理念上的“原始性”创新,解放思想,拓展视野,极大地解放了社会生产力,使得中国的国力极大提升,经济总量已经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二,其他体现一国实力的工农业产品的总量指标相当数量名列前茅。“国强”已不是“口号”,而逐步梦想成真。“民富”,总体也有很大进步,在一部分人群中已经实现。然而,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民富”还有很大的距离。

      以增长的不平衡角度来考察,我们十分焦急。城乡差距还在逐年扩大。1978年,农民年收入134元,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343元,城镇居民是农民的2.58倍,国际此差距是2倍。2009年农民年收入增长到5153元,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17175元,剔除物价因素,分别增长38和50倍,但城乡差距扩大到3.33倍,现在的世界平均差距为1.7倍。地区差距,2009年上海与西部某省的人均GDP差距达到9倍,而印度最富的邦与最贫困邦的差距约为4.5倍。人群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超过了“警戒线”。以社会十分之一最富有人群收入占全社会收入份额的比重看,我国占45%,世界平均占31.7%;十分之一最贫困人群占收入份额的1.4%,世界平均为2.5%。由此引出不和谐的问题和社会的呼声。包容性增长,即包容落后地区、贫困人群增长,向“共同富裕”迈进,成为各级领导议事日程上更重要更迫切要思考、策划和运作的课题。

      以公共品的建设和增长视野来看,我们有着很大的包容性增长空间。第一类“纯公共品”,即“非竞争性、非排他性、非分割性”的公共品:国防、社会安全和秩序维护、行政、立法、基础设施等,这方面建设,我们是重视的、发展是充分的、成果是卓越的。比如我们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里程都跃居世界前列。而落实到每个公民个人的、有一定“竞争性”、“排他性”的“准公共品”,就存在不够的地方了。第二类“绩优型”公共品——教育、医疗等,有很大发展,但还显“投入不足”,所查阅的资料显示,教育投入只占GDP的3.1%,排位世界96位,医疗的综合数据只排位(参加世界卫生组织的191个国家中的)144位。第三类“托底型”人人共享的公共品——社会福利保障,瑞典占GDP的28.9%,法国占28.5%,美国16%,日本14%,韩国6.9%(2000年),我们只占4.58%(2007年)。

      第一类“纯公共品”很多是项目、工程,显山露水,有目共睹,与干部的“政绩”呈“正相关”关系,干部有努力的“工作冲动”。应该说,这方面的公共品,如高速公路、地铁等,共享性明显,因为是老百姓“衣食住行”的“行”,民生意义重大,建设好了,当然属于“民富”的重要功绩,值得肯定的。例如,上海的地铁,1988年10月前,还是“零的记录”,沪嘉高速19公里打破这个记录,如今已达420公里,跻身世界大都市前两名,到2015年则计划达到600公里,2020年880公里,这都是政府借助上海筹办世博会的良机,大力推进,深得民心。相比之下,那些“准公共品”,一眼望去,还不那么“显性”。然而,这两类“公共品”,是落实到每个公民和每个家庭的,是实实在在的“民富”课题。我们的各级政府,有的投入不足,有的制度设计存在缺陷,有的学外国显“消化不良”,有的需要保障的与让位于市场运作的关系或比重,把握不准,留下目前正在探索和解决的、不少社会难题。

      毛泽东同志曾经说过,解决了老百姓的穿衣问题、吃饭问题、柴米油盐问题、疾病卫生问题、婚姻问题等一件件具体事情,我们就构筑了“真正的铜墙铁壁”,什么力量也打不破我们,而会被我们所打破。新时期,现代化建设事业也需要这种“铜墙铁壁”,靠群众路线,靠拥护我们的群众。

      在正确处理“集体与个人”、“长远与眼前”、“全局与局部”、“根本与具体”之间的利益关系中,过去我们较多地强调“前者”,即“集体”、“长远”、“全局”和“根本”,而对“后者”只“融合”地说,讲得并不理直气壮。其实,群众观点有“长远”和“根本”,同时一定得关注和解决个人的、现实的、具体的利益的。胡锦涛同志说得好,要重视解决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这就要求我们在贯彻科学发展观,践行群众路线、“以人为本”核心理念时,既要重视整体的“人民群众”利益,又要善于落实到宪法意义的“每个公民”的利益,让各方面的人群、尤其是困难群众不断得到看得见的实惠。借十七届五中全会召开的东风,鲜明地提出“民富国强”的口号,并把“民富”落实到方方面面,会增添我们的各项事业进一步发展的不可估量的强大动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