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音集协、音著协,又来了个影著协!

2010年10月15日 09:38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杨凤霞  

      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影著协”)理事长、中国版权协会会长朱永德昨日称,2011年1月1日起,国内网吧、长途大巴播放电影必须向影著协缴纳一定的版权费用。北京、上海、江苏等七八个省市将成为首批施行区域,由“影著协”聘请地方上“有人脉关系”的人员进行收取。(10月14日《北京晨报》)

      看来,“影著协”绝对是有备而来。此前“音著协”收取卡拉OK版权费就困难重重,纠纷不断。对此,朱永德表示,他们将吸取卡拉OK版权收费的教训,不会派人去各地收取,而是在地方上聘请“有人脉关系”的人员去执行收取工作。而这个“有人脉关系”是啥意思呢?

      而笔者不想讨论这一收费是否合理的问题了,反正人家已经拿到了收费的“上方宝剑”了。笔者在这里只想找几段有关收“音乐版权费”的新闻来看看这个,以收取电影版权费为目的的“影著协”将会怎么“发挥自身优势”。

      2009年5月10日电据中央电视台报道,“音集协”自2007年开始收取卡拉OK版权费,如今收取的版权费已达8000万元。但近日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很多歌手至今却仍没有拿到应得的报酬。另外,记者还了解到,音集协掌管着两年多来企业陆续缴纳的8000万版权费,然而具体负责收缴和管理这笔费用的却另有其人。企业上缴的版权费交给的不是音集协,而是一家叫天合的公司。作为音集协的会员,一些唱片公司认为,音集协作为一个专业协会,本应维护录音、电视音乐等行业版权所有人的利益,像目前管家的收入比主人还高的现状,非常不合理。面对质疑,具体负责收缴和管理这笔费用天合文化集团副总裁冯全甫理直气壮的声称,“如果是有的唱片公司认为音集协收取的管理费用过高,它可以自行去收取。”

      还有,2008年12月10日,在音著协和音集协的网站上,同时出现了一篇文章——《北京晚报你要干什么》,撰写人是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屈景明。该文矛头直指《北京晚报》12月3日及9日的两篇“今日快评”——《音著协搅得企业不安宁》、《音著协你大胆地往死里收》。文章结尾称“北京晚报你死了请不要用挽歌。不是怕你不交版权费,怕你玷污了它。”并宣称“抄送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北京市版权局、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各级法院知识产权厅、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务院法制局、新华社、人民日报”等13个部门。

      反正吧,音集协、音著协、影著协(估计可能还会有一个“影集协”)等,似乎并不是真正维护版权拥有者的权益机构,而是靠着权力在收费,至于收费去向就难说了。今年1月25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音集协”)的第二次权利人大会通过了《全国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分配方案》:刨去缴税,缴纳娱乐场所阳光工程占利润的8%,剩余利润的50%在音集协和天合公司之间分配。另一半利润中,唱片公司占60%,剩余40%由音著协代向词曲作者分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