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更要看到信访总量下降背后的真问题

2010年9月27日 09:28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纯银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6日发表的《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说,2009年,中国进一步完善信访工作法规制度体系,将定期接待群众来访的主体从县委书记层拓宽到各级各部门领导干部。2009年,全国信访总量同比下降2.7%,连续5年保持了下降的态势。(9月26日新华网)

      众所周知,信访是公民的一种重要的表达自由的途径,也是公民的一项民主权利。我国《宪法》更是明确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这些为我国信访制度提供了宪法上的依据。

      近几年来,我国政府通过开展绿色邮政、专线电话、网上信访、信访代理等多种渠道,在为人民群众反映问题、表达诉求、提出意见建议提供便利的同时,连续5年保持了全国信访总量下降的态势,特别是坚持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阅批群众来信、定期接待群众来访、领导包案和责任追究等制度,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这些成绩固然值得肯定,但笔者认为,在看到成绩的同时,更应看到信访总量下降背后的真问题。特别是一些上访者的非正常遭遇背后折射出来社会生态的不堪,才是更令人忧虑的。

      如2008年10月,山东新泰农民孙法武赴京上访时,被镇政府抓回送进精神病院20余日,签下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后被放出。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双堆集镇刘楼村农民李德田因越级上访,2009年被当地政府部门强行进行精神病鉴定;河南农民徐林东,这个进京上访的正常人,到今年4月被关进精神病医院,整整六年半。

      作为社情民意的“出入口”、干群关系的“连心桥”,信访工作的极端重要性毋庸置疑。然而,近几年来上访者被当地公安机关送进精神病院不是特例。据半月谈报道,仅某省一个地级市精神病专科医院3年来,就接收一个县送来的上访人员就有15例(而事实上,这些送到精神病专科医院的上访人员并无精神病。)难怪如今有人将精神病的别名叫“非法上访”?

      记得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参事任玉岭曾说过:信访工作既是洞察社会风云的哨所,也是联系群众的纽带。通过信访,我们可以找出工作的不足和失误,能够发现贪官和腐败,有利于化解矛盾,有利于社会和谐。无数事实也证明,群众信访既是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也体现了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同时解决信访问题正是各级党委、政府应尽的责任。然而,让人脸红的是,尽管中央三令五申强调要重视信访工作,但是,由于少数领导干部认识不到位,责任心不强,“信访难”在一些仍然不同程度存在。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一些地方甚至变“接访”为“截访”,以致越级上访、进京访、重复访屡见不鲜。

      真心期待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信访部门,能给老百姓提供一个讲话的地方,而且是讲那些难以解决问题的话的地方;能把上访群众看作“自家人,多一些理解和同情,能帮就要实实在在地帮一把,能解决一些问题就解决一些问题,使信访工作真正做到为党分忧、为民解难。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