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中国电影岂止是"逃避现实"

2010年9月12日 10:26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志顺  

      “中国电影逃避现实!”近日,在接受《南都周刊》记者采访时,当记者抛出“我们的电影怎么就不行了?”被誉为圈内有名的大炮,一向口无遮栏的著名演员孙海英一针见血地指出。(9月11日《艘狐视频》)

      抛开孙海英口出此言,是由其最近“表示冯小刚送的票都没去看《唐山大地震》”,并频频向著名导演冯小刚发难而引发不论,细想之下,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至少颇能赢得笔者这个曾经的电影迷共鸣。

      不过,在笔者看来,中国电影目前的主要问题显然不止是逃避现实。观众之所以对国产电影不买帐,恐怕更多的还在于国产电影粗制滥造、模仿抄袭成风以及出于一些电影编导的无知。

      粗制滥造问题。从每到署期,荧屏上总是那么几部经典电影在眼前晃来晃去就可见一斑。虽然这其中有电视台出于节约购买新电影成本的考虑,但不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中国电影粗制滥造的多,没有多少可供电视台和观众选择的好影片吗?

      模仿抄袭问题。最明显的是,最近几年流行拍《贺岁片》,便一涌而上;最近热播碟战剧,便蜂涌而至。以此类推。以至于打开电视台电影频道和走进电影院,要么到处是“潜伏”在国民党情报站的“余则成”,要么则是“非城勿扰”、“一声叹息”。俨然不顾观众是否反感、倒胃,以及社会效益几何,只要能取得不菲的经济效益就成。

      着重说说编导的无知问题。远的不说,就拿我近日看到的几部热播的战争题材的影视剧来说,就有明朝的战将运筹帷幄时,用放大镜看地图;清初人用火柴(亦称“洋火”)点烟;国民党军官的戎装一身兼有北洋时代的日式、抗战以前的德式、抗战以后的美式,桂军的帽子、晋军的上衣、东北军的腰带、“中央军”的勋标……反正导演认为是“国民党”的,就叫演员穿,认为这一来准像煞了“国民党”……

      这是就道具而言,也有涉及情节的。例如上海的霞飞路解放以后才改为淮海路,我们的角色为何早在三十年代就能“预知”路名要改而在“淮海路”的咖啡馆约会?蒋介石在抗战军兴以后才膺“国民党总裁”之头衔,为何他手下进剿江西苏区的军官在抗战前三年就左一声“奉总裁电令”,右一句“按总裁意图”!蒋介石诚然是个“政治大流氓”,要在影视片中表现他那种流氓气质,手法尽多,典型细节也易找,编导们何必要蒋介石一开口一生气就是“娘希匹”!这显然是从一本并不严谨的读物《金陵春梦》中移过来的,那本书本来就是用漫画手法写的,说蒋介石爱说“娘希匹”,是指他在交易所做小流氓阶段的口头禅。“登极”以后的蒋介石,“盗亦有道”,也会注意自己的“形象”以收买人心的,仍动辄“娘希匹”,就不算十分老练的统治者了。这点道理,我们有些编导偏偏就不懂,让一个更阴险的“大流氓”仍停留在很浅露的“小流氓”水平上。

      中国电影逃避现实,除了一些电影编导不愿正视现实或不敢面对现实,还涉及到电影审查机制问题,不是一两句话就说的清楚的。而电影粗制滥造、模仿抄袭成风以及出于一些编导的无知呢,恐怕关键要靠电影界克服浮躁心态和急功近利思想,毕竟,这后者,不仅关系到电影这门艺术的创新与发展,一不小心,还毁了观众的基本常识和对历史的认知。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