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绝不能让"文字狱"卷土重来

2010年9月2日 09:24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学进  

      警察抓了记者又开始抓作家了。因为自费出版了长篇纪实文学《大迁徙》,8月30日,作家谢朝平被陕西渭南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理由是“涉嫌非法经营”。(9月1日《新京报》)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作家自掏腰包在正规出版社(出版单位《火花》杂志由山西省文联主办,系全国百家社科核心期刊)出书,怎么就“涉嫌非法经营”了?而且其出书并不旨在牟利,主要是用来赠送的,如所出的1万册中就有4600册委托移民代表董生鑫转送移民,与“非法经营”八竿子打不着。退一步说,如果真是非法经营,那也不能抓作者,应该找出版社论理,因为经营主体是出版社。渭南警方之所以会找出这么蹩脚的理由,是碍于宪法规定公民有出版的权利和自由,不得已才想出这么一个狗屁不通的名堂。

      尤其不解的是,警方是定罪在先,调查取证在后。报道称,6月26日,书送到渭南。次日,渭南市文化稽查队以“杂志属非法出版物”为由,将其全部没收。然后再到出版社调查取证,好不容易才“发现此次增刊的不合程序之处”,即“没走审批程序”。警方靠什么手段斩获这一“战利品”?答案就在《火花》杂志社社长王作忠的话里:“他们先后找了省出版局和文联,闹得很厉害。”哪有这样因果颠倒的办案程序呢?即便如此,那也不该抓作者啊!

      咱就不兜圈子,直说了吧。谢朝平被抓的真正原因不在作品外的因素,而是在作品本身。我在网上查到该书的电子文本,从资深媒体人、作家龙平川写的代序中及所列各章节名称中(第一章牺牲;第二章移民泪;第三章翘首望长安;第四章田园将芜胡不归;第五章劫后“伊甸园”;第六章“逃犯”逃进中纪委;第八章舆论风暴。笔者注:没看到第七章),大致了解了书中的内容。

      我明白了,本书之所以遭禁,是因为谢朝平秉持一个作家的良知和道义,以一个职业记者的新闻敏感,在3年深入调查采访的基础上,忠实地记录了一部苦难的渭南移民史(用龙平川的话说是,渭南移民史是一群蝼蚁一般的农民被拨弄来拨弄去的历史),而且还揭露了移民过程中当地官员贪污渎职、欺压无辜、用野蛮的暴力手段逼迫农民搬迁的种种劣迹。在“移民泪”一章中,作者转引了女作家冷梦所著《黄河大移民》中的一个触目惊心的细节:一对年轻夫妇在干部的“押送”下正缓慢地离开故土,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女人披头散发纵身跳下了悬崖!当干部和丈夫将血肉模糊的女人救上来,她还在一边痛苦地呻吟一边苦苦哀求:“我们不走!我们不走!”

      似我这般浏览过本书的人会认定,此书是一部真正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品,作品见证了那一段血泪斑斑的移民史,具有极高的认识价值和警示意义。这样的作品,不仅当事人移民爱读,我们也爱读,就是官方不爱读。因为它太真实了,太凄惨了,太具批判性了。如果让这样的作品公开发行,那不等于给当地政府摸黑,影响“当地稳定和谐的大好局面”吗?所以,在当局的授意下,渭南警方罔顾宪法法律、也来不及罗织一个像样的罪名,便迫不及待地出手了,接下来又不知会用怎样的刑讯逼供手段迫使作家就范,乖乖地认罪服输,然后定罪、起诉和判刑,眼看一桩新时代的“文字狱”就要产生了。

      从苏东坡的“乌台诗案”到雍正的“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再到十年文革时大大小小的“文字狱”,中国文人经历了太多的“文字狱”,教训极其沉痛!时至今日,一些掌权者仍有着强烈的制造“文字狱”的冲动,对此,中国作协不能无动于衷,所有的作家、诗人、文艺工作者不能作壁上观,包括似我等普通公民都应运用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奋起反抗,绝不能让“文字狱”卷土重来。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