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国土厅以权抗法的"牛气"从何而来?

2010年7月20日 09:11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玉胜  

      7月17日,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县波罗镇山东煤矿和波罗镇樊河村发生了群体性械斗。这一事件起因于矿权纠纷导致的民告官案,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曾判定陕西国土厅违法行政,但陕西国土厅召开“判决”性质的协调会,以会议决定否定生效的法院判决。(7月19日《经济参考报》)

      先是法院判定国土厅违法行政,再是国土厅开“协调会”否定法院判决,然后百余名村民与煤矿方群体械斗致87人受伤,这就是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县波罗镇矿权纠纷导致的“民告官”案的“一波三折”。在这起典型的以权抗法案例中,事件的始作俑者——陕西省国土厅显得牛气冲天,竟然对“两审”终结、省高院裁定生效的法院判决不屑一顾,甚至分庭抗礼,以行政“判决”否定司法判决,凸显其权力的傲慢和对法律的藐视,这不能不说是法治社会的悲哀。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规定:“人民法院是国家的审判机关”,“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陕西省国土厅否定法院判决是对司法尊严的公然挑战,是对神圣法律的肆意践踏,是违背国家宪法的违法行为。一个省级行政执法部门何以如此“牛气冲天”,以权抗法,应当引起社会的关注与深思。

      首先,国土厅“以权抗法”折射其“敬畏法律”的理念缺失。笔者认为,国土厅的“以权抗法”不是对法院的“不恭”,而是对法律的“不敬”。在现代社会,法律已经成为社会控制的主要手段,国家的长治久安和社会的井然有序都离不开法律。作为一种制度文明,法律维系着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本秩序。建设法治社会,必须树立法律的绝对权威。一切公民、任何法人都必须怀有“敬畏法律”之心,国家行政部门尤其要带头遵守法律和主动依法行政。“敬畏法律”是出于对法律的热爱和尊重,是以法为圭皋的守法原则,是从内心到行为上以法为基本的道德律。在现实社会中,我们的某些官员并未把法律当回事,他们常常把法律视为管老百姓的工具,动辄斥责老百姓为“法盲”,甚至动用政法机关把维权公民当“刁民”法办,却全然忘却了自己的守法义务。美国法学家伯尔曼说过:“法律只有被信仰,才能被切实地遵守!”敬畏法律当自官员开始!权力敬畏法律,民众才敬畏权力。也正是国土厅的“以权抗法”,才使得法院判决执行难,最终导致村民对司法维权的失望而诉诸武力。

      其次,国土厅“以权抗法”源自于权力傲慢的“一权独大”。国土部门掌管国家的国土资源,是人们比较看重和巴结的有权单位,其唯我独尊的“霸气”和权势大于法律的思维顺理成章。且看陕西省国土厅否定法院判决的三条“理由”:一、参加本次“协调会”的都是权威人士,其作出的认定具有权威性;二、本着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三、法院的判决文书不涉及采矿权问题。显然,在国土厅官员看来,“权威人士”作出的认定就具有“权威性”,自行召开的“协调会”就等同于法院依法组成的“合议庭”,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分析说,一个省级行政执法部门,以权威人士的认定否决人民法院的生效判决,闻所未闻。省国土厅作为行政诉讼的被告已进入了司法程序,却以其手中的行政权力来对抗法院的司法权,这在法律上是绝对不允许的,否则还需要司法机关做什么?一旦有纠纷,组织几个权威人士议定岂不更加省事?

      其三,国土厅“以权抗法”或是官商勾结的利益驱动。尽管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国土厅与山东煤矿有何种利益瓜葛。但李钊通过私刻公章、涂改采矿变更申请书等手段,轻易获取省国土厅新的《采矿许可证》;横山县一位煤炭行业的人士说,李钊及其山东煤矿的利益人士“能量很大”,曾公开表示要不惜代价“把煤矿搞到手”,并派出一个公关班子常住西安;知情人称,李以非法手段获得价值数亿元的煤矿后“隐身”,迄今已数年;面对记者就“有关人员和私人矿主到底有何瓜葛”的询问,省国土厅矿产开发管理处处长颇为警惕地反问“了解这个干什么?”并表示“情况非常复杂,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不能透露”;连当地政府部门知情人士都说,省国土厅之所以有错不改,与法院判决对着干,背后存在着相关公职人员主观动机不良、滥用权力等问题;国土厅有关人士更是无所顾忌:“原告打赢官司也没用,法院有法院的判法,我有我的执行办法!”种种迹象表明,国土厅“以权抗法”的背后必定有“猫腻”,对此,专家和网友都表达了“一抓到底,查出隐情”的愿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