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给"院长当裸模"一点掌声

2010年7月18日 09:50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东阳  

      近日,网友发帖称一学院院长因为该来的模特没来便自己主动裸体上课,给同学们当起了模特。经核实该老师是南京中山文理专修学院院长杨林川,接受采访时他表示不觉得这么做丢脸,如有需要,他下次还会给学生当人体模特。(7月17日《河南商报》)  >>> 英文版评论

      一石激起千层浪!当该帖子一现身天涯论坛,立刻引来网友热议。从发帖时起到下午7时许,短短3个半小时内,已有5355名网友点击。相当多的网友对此表示极度惊诧,有网友表示“彻底被雷晕”,更有网友称应该为人师表的大学教授“在学生面前''脱光''”表示不解。与此观点严重相反的网友则高度评价此行为“摆脱传统的封建思想道德旧观念,向尊敬的杨林川致敬”、“它不是过了头,而是刚起头。令人高兴的是,教育革命的新生事物正在茁壮成长”。而且,就是经历该事件的现场学生们也有截然不同的看法:最初发帖者是以极度“新鲜”或者说是不够赞同的角度来看待的,但也有学生则支持这一“艺术学习”。

      艺术与粗俗或者是情色就这样因为院长当裸模而尖锐对立着,当代中国公众“艺术环境”甚至是美术专业的“艺术境界”就因这样的“新鲜事件”而成为典型的“衡量标准”,如果按照百分制的话,其最终衡量出的“标准得分”应该只有20分或者更低。记者随机对10位美术专业的学子做调查时,只有2人表示可以理解,而其他人都觉得不可接受。至于对普通公众,显然在这一方面得分会更低,因为有些网帖上评价显示的完全是“情色”而不是“艺术”。

      实际上,这位叫做杨林川的学院院长,做出此举并非“一时冲动”,而是出于十分自然的当时的“上课之需”和“艺术之需”。据杨教授称,男性人体模特当时错过上课时间后,他曾询问学生是否愿意当人体模特,但无人同意。考虑到“学生都是花钱来上课的”,如果没人当人体模特,自然是对学生学费的浪费。因此在非常自然的情况之下,“也画过(自己)老师”的杨教授便当起了学生的人体模特,“由上课的另一位画家来指导学生画画。”一个更重要的两点原因还在于,杨教授他们办的学校是成人院校,上课的都是成年人,给这些人上人体艺术课并没有什么不妥。而且,对于有学生表示“学生和老师经常见面的尴尬”,杨教授也表示,“很多学生进修完后就不在本学校学习,没什么尴尬的。”

      “这是学习,是一门艺术”。杨教授所有的信息其实只在说明这一点,事实上,或许正是因为杨教授的这一对艺术执著追求的“自然之举”,才使得他在艺术上取得了无数艺术家不能取得的成就:他是著名音乐家、画家,担任(文化部)中国社会音乐研究会副会长、秘书长及南京两所学院的院长及常务副院长,还是民革江苏省委委员、民革南京市委常委、南京市十届、十一届、十二届政协委员。他的油画《和平飞天》在上海世博会联合国馆展览,这也是联合国馆悬挂的第一张油画……只有对艺术执著的人才能在艺术上取得成就,杨教授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说明了什么是真正的艺术,什么是真正的艺术教育甚至是课堂改革,在如此纯粹而自然的艺术面前,那些受到严重传统的封建思想道德旧观念影响的公众甚至是学习美术专业的学生应该为此自然的“世俗”才是,而不是以“看客心理”或其他的有关情色的东西来看待此事。正像有网友所称,我们应该为摆脱传统的封建思想道德旧观念的“杨林川致敬”,更应该为杨教授所表现出的“教育革命的新生事物正在茁壮成长”而鼓舞!

      艺术是审美,是欣赏,是一种观念,更是一种对现实生活的“创新”。从这个意义上,院长当人体模特与其他人当人体模特本没有什么差别,换句话说,我们鼓励模特们为人体艺术而“展示自己的身躯之美”,为何就不能鼓励学生们自己或者是教授们自己展示这种艺术美?难道真的是“经常会见面的尴尬”吗?就像人体解剖或其他的学习一样,当心里没有“鬼”,当以学习的态度来对待艺术时,我们是否能够更坦然一些?既然每一个人都需要艺术,都需要审美,那么,我们为何又总是拿世俗或者是心里装的“非艺术”的东西来看待艺术家们的执著行为呢?

      “院长当裸模”应该得到更多掌声,而不是批驳,甚至是无聊的炒作。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