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凤姐"封不尽,俗风吹又生?

2010年7月5日 09:11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英锋  

      日前,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在华中师大的讲座中表示应该坚决叫停低俗电视节目,并举例说《感动中国》是高雅,小沈阳是通俗,凤姐及某些婚恋节目就是低俗。此言一出,坊间便认为凤姐离“被封杀”已不远。7月3日,记者连线凤姐,面临封杀,她显得有些猴急,称“不管通俗还是低俗,这都是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我是网络红人,我是社会大众捧出来的,是一个个网民顶帖顶出来的,所以这并不是我个人的低俗,而是社会。你今天把我罗玉凤按下去了,明天就有下一个这样的人冒起来。”(7月4日上海《青年报》)

      面临封杀,凤姐的肺腑之言理性而又有内涵,切中要害,入木三分,完全颠覆了她以往痴人说梦、不知天高地厚的疯癫形象。的确,凤姐是这个社会捧出来的,凤姐的低俗映射的正是这个社会的低俗和浮躁,当社会已经低俗化到一定程度时,便对“凤姐”有了现实的需求,而“凤姐”的低俗又恰恰满足了社会的空虚,能够带给社会病态的快感,“凤姐”也就有了存在的价值和必要,其生命力也注定会顽强起来,正如“凤姐”所言,即便封杀了个把凤姐,也会有其他的“姐”、“哥”不断冒出,前赴后继,正所谓,“凤姐”封不尽,俗风吹又生。

      现在,全世界都进入了眼球经济时代,我国正在快速与国际接轨,凡是能够吸引眼球的事物,大雅的能走红,诸如成龙靠演技、刘欢靠唱功、刘谦靠魔术红遍大江南北,大俗的也能够走红,诸如兽兽靠“脱”、马诺靠“说”、凤姐靠“痴”同样童叟皆知。走红了,既出名又来钱,因此,很多人做梦都想走红,但问题是弄雅太难了,如果没有一点先天基因,即便苦练N载,也恐难以学到成龙的功夫,难以练就刘欢的嗓子,难以掌握刘谦的手艺,好在弄俗容易,拍点不雅的照片或视频放到网上,赤裸裸地说一些“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以及“终夜找不到入口”之类的耻言羞语,做出一些明显违反常规的举动,诸如形象不佳的“凤姐”非要征“北大清华男”……然后,网络推手再在幕后推上那么一小手,一个红星就速成了。

      这种靠俗走红的现象称为“逐臭效应”,在“逐臭效应”体系中,“凤姐”、兽兽之流只是一个抛头露面的代言人,在他们的背后则往往是一个团队,而给于这个团队信心、动力和成功的土壤则是社会的空虚低俗和浮躁功利,因而,封掉一个“凤姐”,封掉的只是一个代言人,只要社会低俗的土壤还在,新的“凤姐”很快就会破土而出。

      “凤姐”、马诺之流的确俗不可耐,误导干扰了人们对道德价值观的判断,当封,但是封杀不能仅限于“除草”,“除草”以后还要“除根”,要铲除社会低俗的土壤,破坏“凤姐”们发芽的环境,一是要加强宣传教育,引导人们树立积极健康的荣辱观,自觉抵制低俗丑陋的事物,二是要加强对网络、电视等媒体的监管力度,严格节目审查,封禁低俗内容,不给“凤姐”、马诺们露脸的机会,三是规范炒作行为,打击低俗炒作,阻断支持“凤姐”们生长的营养。温度、水分、阳光等环境都不适宜了,“凤姐”们还会滋生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