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50%浙商二代不愿接班未必是坏事
2010年7月1日 09:12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学进  

  6月20日,位于慈溪的宁波家业长青民企接班人专修学校迎来了20几位由诸暨市委组织部带来的民企二代学员。据悉,最近,学校经常收到各地政府“打包”送来的学员。政府这么做是希望他们接好父辈的班,因为关于浙商接班问题最新调查显示,目前有30%的一代浙商不愿意孩子接班,超过50%的民企二代不愿意接父母的班。(6月30日《今日早报》)

  在政府看来,超过50%的民企二代不愿接班事关民企的生死存亡,因而会直接影响到当地的GDP,故甘冒非议也要出钱培训民企二代。其实,50%浙商二代不愿接班并不见得都是坏事。

  在这个问题上,政府有点想当然了,以为企业也像国家政权,只要能维系“子承父业”的传统,就难保证江山永固。其实不然,就像政权世袭不能保证江山永固,企业世袭也不能保证生命常在。一个不称职的继承人可以断送一个政权,一个纨绔子弟也可以毁掉一个企业,民企二代中良莠不齐,让素质不高的“富二代”接班后果可想而知。即使100%的“富二代”接过父辈的班,也不能确保民企的持续发展。皇帝不急太监急,30%的一代浙商还不愿意孩子接班呢,政府着什么急呢?

  相反,我倒更愿意将此看做是一种实现民企转型升级、改变企业经营机制的契机。不知大家注意过没有,浙江民企大多短命。浙江省工商局局长郑宇民在06年11月5号闭幕的“第4届中国(浙江)民营企业峰会”上透露,该省民企的平均寿命仅为7年。(06年11月6日《东方早报》)短命的主要原因由企业的性质所决定,即浙江的民企大多是家族企业,其管理方式仍然是集决策权、经营权和管理权于一体的高度集中方式,维系企业生存发展的主要纽带还是血缘关系,而非契约关系。

  当浙商一代必须面对子女不愿接班的现状时,就不能不考虑改变企业的股权制度和经营机制,引进职业经理人,实现股权和经营权的分离,这样势必会推动封闭式的家族企业的社会化发展。据我所知,当下有很多的职业经理人没有用武之地,要么无法进入企业的核心管理层,要么有职无权。说到底,企业主不敢招聘和重用职业经理人,就是基于“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世俗盘算,哪怕自己的子女亲戚水平再差,也要让他们掌管企业的经营大权,而不放心让外人来管理经营。这样企业怎么能发展壮大呢?

  假如民企二代乐意接班,而且具有创新开拓的能力素质,那子承父业未尝不可,反之,如果不乐意,也缺乏管理才能,政府和父辈硬揿牛头强迫他们接班也没意思,还不如及早谋划改革企业的管理制度,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来得好。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我们不必恐慌50%浙商二代不愿接班的事实,而是应该从有利方面去考虑。作为政府而言,重要的不是急于将民企二代送去培训,而是应该引导企业主树立现代经营理念,改革产权制度,逐步将家族企业办成社会企业,为民营企业转型升级创造一个良好的内外部环境。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