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豪宅女、悟本堂的速朽与媒体拜金热
2010年6月21日 09:59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朽木  

  这年头,胆大的吓死胆小的,只要“思路”对了头,想一夜成名想身价火爆还真的不是什么天方夜谭。这就是美国著名学者尼尔?波兹曼所说的“娱乐至死”的“媒体社会”的一大特征。这几个月最新的例证很多,最突出的莫过于一个悟本堂,一个豪宅女,都弄得动静大得不得了。前者之“堂主”原本一纺织厂下岗工人,三折腾两折腾就成了“中医大师”,又是上电视又是出书,不是看病的,但一个号要挂两千元,火爆万分,玄而又玄,甚至有人还把前些时日的炒绿豆也“归功于”这个“堂主”,他的书也是一印再印,一个时期稳登畅销书排行榜宝座。后者与前者异曲同工,都拜媒体抬举所赐,只因在前一阵火得不行的电视的相亲节目中出镜并“出位”,比如公然宣称“我的手只和我男朋友握,别人的话一次20万”之类的“豪门理论”,一时竟也风光无两——说“风光”亦是示其火爆程度,其实前一阵子这台那台都铆足了劲在打擂,共同点都是弄一批靓女兼俊男在荧屏上鼓噪,口出大言,口出狂言,口出无耻之言,公然以炫富爱富为根本价值,公然轻视蔑视藐视穷人,一个个玩得很“火”,“火”得不行。此一时彼一时,西洋镜拆穿了,现在真相大白了。无论是这个悟本堂,还是这类“豪宅女”,都与一个“钱”字脱不了干系,或想从中渔利,或扬嫌贫爱富旗帜,而其后面,则无一不与一些媒体及媒体中人见钱眼开、见利忘义、唯利是图有着最直接的关系。

  这年头,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这是事实,毋庸讳言。个人如此,机构亦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然而,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同样无可非议,同样应是做人做事须臾不可忘记的真谛、真理。传媒中人、传媒更应牢记。回过头去看看,这些年媒体捧红弄“火”了一些东西,动机都十分值得怀疑。明明不是医生,没有行医资质,就敢大张旗鼓地去包装,出书呵打榜呵上电视呵办讲座呵,只要有钱可赚,只要有发行量收视率卖座率,甭管其毒副作用多大,甭管是否谋财害命,都毫不在乎不予考虑。看看这些年都闹了多少!一会儿鸡血疗法,一会儿呼啦圈养生,一会儿生吃泥鳅神医了得,一会儿闹出一“太医”,一会儿闹出一“御医”,神乎其神,戳穿了,大都是假冒伪劣玩意,糊弄老百姓的,卖狗皮膏药的。问题是当年旧时代卖狗皮膏药的至多街头几个混混做“托儿”,而如今则全然改为媒体中人媒体甚至主流媒体做“托儿”了,而更可怕的是好多时候是“一媒吠影,百媒吠声”。如此动静,百姓安能不乖乖就范?

  说媒体是“托儿”,有时还是“小看”了他们。好多时候,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后台老板”和直接“推手”!比如最近的“相亲大战”,就都是国家电视台在玩,策划、设计、写本子、请人、煽乎、造势、作假效果……几乎全程“自编自演”、“自拉自唱”,当然最后是咧开嘴关起门来大数其票子——“躲进小楼数票子,管它冬夏与春秋”了。

  然而,“数票子”从来不是媒体的“第一使命”。媒体是社会公器,是社会的有效有用信息资讯的放大器,是能够引领社会精神的舆论工具,起着作用于世道人心的重要作用。不错,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经营性的媒体一样具有产业功能、商业功能,一样需要经济效益,但所有这些都不能丝毫动摇其社会担当、社会职责,都不能在金钱面前摇尾乞怜,不能在孔方兄面前丢失原则和精神,不能不负责任地制造和传播有悖于社会公德、职业道德的东西,不能见财起意,不能因此而毒害社会和人民大众。这,是媒体的灵魂,安身立命之所在!

  豪宅女、悟本堂,来也速速去也快快,犹如过眼烟云,徒留历史笑柄。而之于有关媒体,则应痛定思痛,举一反三,以儆来者耳。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