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说曹操,曹操"盗"的考古经济学
2010年6月15日 09:57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记得在本山大叔白云黑土系列中,有一个叫《火炬手》的小品。小品中主持人问:“世界上谁跑得最快?”白云大妈抢答:“曹操!因为‘说曹操曹操到’。”

  这当然是个笑话。不过,自从去年河南安阳发现“曹操墓”的消息,横空出世之后,“说曹操,曹操‘盗’”,似乎也具有了别样的流行潜质——墓室几乎被盗空,却没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盗墓笔记”,供后世考古者研究考证。

  本来这事儿已暂时告一段落了,不过或是新《三国》里陈建斌版“艺术家曹操”,再次触动了人们蛰伏的记忆。从近日这股热闹的劲头,千年古墓或要“不甘寂寞”,焕发无限“商机”了。

  6月11日,河南安阳西高穴曹操高陵入选2009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次日就是中国第五个“文化遗产日”,河南安阳开始发掘曹操高陵1号墓,并有央视的现场直播。为保障直播效果清除没有杂音,当地甚至“做了周边村民的工作”,让村民改为夜间割麦,重要事宜也依次顺延。

  这些行政干预显然已超出了一次纯粹的考古发掘应有的意义。它超出了学术范畴,这也让我们更容易看到隐于其后的,地方利益的不安和躁动。这座“曹操墓”,是一座存在巨大学术争议,且被多名学界专家质疑,几乎被盗得一穷二白的空墓。即便如此,它仍生动地诠释了一门新的学问——“考古经济学”。

  这门学问,现在很流行。而“曹操墓”,则是一本绝佳教材,几乎涵盖了它所需要的各种典型要素。首先,它讲究“师出有名”,要有历史知名度,不管是善名还是恶名。当然,最好是像曹操这样的极具争议性的历史名人。其次,它需要“似是而非”,曹操传说中的七十二疑冢,无疑是上上之选。而挖开墓穴,发现经过千百年来盗墓前辈的数次光顾,所谓的曹操高陵,已被盗得空空如也时,这又为其不确定性和争议性推波助澜。也许,在“考古经济学学者”眼中,巨大争议性所凝聚的关注效应,与其未来的利益输出呈正比关系。

  考古界权威坚持称,西高穴大墓不可能是曹操墓,坚持学术操守的老考古学家们也都认为考古最重要的是讲证据,盗过的墓是绝不该列入重大考古发现;不少网民也觉得直播不但没有很好的释疑,反而增加了一些疑惑;与当初坚持这是曹操墓不同,日前当地考古人士措辞也更严密,只说墓穴出土之物时代正确,对研究当时的文化等有价值,却明显回避了墓主是谁这个根本问题。

  经过一波三折的“周老虎”事件,民意变得更谨慎理性了。可“曹操墓”和“周老虎”还是有着一定区别的。考古的专业性决定了它不像“虎照是否造假”一样,可以得出一个精准的答案。“考古经济学”本身诱人的现实利益,也对当地政府和当地民众有着不容小觑的吸引力。一旦公权机构高调介入,考古的学术属性就要让位于现实的利益属性。被盗的墓穴,可以是曹操的也可以不是曹操的,就看当地的态度了。历史还曾被视作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何况一个主人存疑的古墓?

  权力的翻云覆雨手,能从历史档案库中,为其指派一个被公认为有利于当地经济发展的主人。“说曹操,曹操盗”,这在增加考古难度的同时,赋予了当地更大的“自由裁量权”,接下来自然就是“说曹操曹操到”了。“古墓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这就是现实比历史更具有“魅力”的地方吧。在权威专家和渴求真相的民众,执着于考古认定的条条框框,为曹操墓真伪争得面红耳赤时,人家却“主题先行”,早讲这些烦恼一扫而空。这份“先见之明”,让你不服都不行。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