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杨友德的"土炮楼"能守多久?
2010年6月9日 09:17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威  

  东西湖农民杨友德仿照电影《阿凡达》中纳美人的做法,在承包地里搭起一座“炮楼”,自制火炮两次打退拆迁队。6月8日杨友德被金银湖派出所民警叫去问话,他称被要求写下不再违法的协议书。杨友德所在的金银湖生态园管委会则称,杨友德此前提出的补偿标准没有政策依据。(6月9日《新京报》)

  报道说,为了阻止拆迁队,杨友德在田地里的小路设置了路障、建起了“炮楼”,用礼炮做成了射程达百余米“火箭弹”,还曾取得了“打退百人拆迁队”的“战绩”。然而,我们不难看出,杨友德的“武器装备”具有强烈的“山寨”色彩,他如果与“戴着钢盔拿着盾牌,在推土机和挖掘机的掩护下”的百人拆迁队“真刀真枪”地干上一架,定然“胜负”立分。

  可以预料的是,随着警方的介入,杨友德将礼炮上交,这个“土炮轰退强拆队”的“传奇”必将很快终结。一切或将回到原点,可问题依然存在。拆迁是城市化发展进程中不可回避的问题,也是容易引发社会矛盾的重点领域。近年来,因拆迁补偿难以达成一致,暴力野蛮拆迁事件时有发生。个别开发商有恃无恐,雇佣没有拆迁资质的公司或者黑恶势力,对拒绝拆迁的所谓“钉子户”采取恐吓、威逼、停水、断电甚至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等手段。另一方面,被拆迁人的维权手段日趋极端,动辄以自杀、自焚相威胁,甚至以暴制暴,最终付出更加高昂的成本。

  强制拆迁制度是我国拆迁管理法规中一项重要制度。该项制度的施行一直倍受争议。目前规范房屋拆迁的主要立法就是国务院的2001年修订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以及建设部2003年12月30日颁布的《城市房屋拆迁行政裁决工作规程》。拆迁条例对“拆迁”这种行为的法律定性十分含糊,而且与物权法相冲突:依据宪法和法律,征收、补偿的主体应该是国家,征收补偿法律关系应该是行政法律关系,而拆迁条例却将补偿主体定位为拆迁人,将拆迁补偿关系界定成民事法律关系;依据宪法和法律,对单位、个人房屋进行拆迁,必须先依法对房屋进行征收,而拆迁条例却授权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在没有依法征收的前提下就可给予拆迁人拆迁许可;同时拆迁条例最慢将本应在征收阶段完成的补偿问题延至拆迁阶段解决。今年1月29日至2月12日,《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现有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很可能被前者取代。一些地方更是闻风而动,强征、强拆力度明显加大。与此相对应的,就是“暴力抗拆”手段的不断升级、越来越惨烈。

  从根本上缓解因拆迁引发的“剑拔弩张”的矛盾,必须对现行强制拆迁制度进行重新构建。这包括确立强制拆迁的程序机制,确立公共利益听证制度,确立公正、充分的补偿机制,制订完善、透明的评估制度,重新定位政府在拆迁中的角色以及拆迁强制执行的司法化等。将群众合法利益诉求纳入制度化、规范化、法制化轨道,才能最终有效避免暴力事件的重演。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