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公权之手岂能掐灭生活的烟头
2010年6月5日 10:24
选稿:笪珪如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时下在中国谈禁烟,一再被证明是个不尴不尬的话题。不然,咱们也不至于从世卫控烟会议上,捧回一个尴尬的“烟灰缸奖”了。

  正如上个月,一条“中国明年室内将全面禁烟”的消息出来后,当即被各大门门户网站纷纷置顶推荐,各类媒体亦纷纷转载热议。不过,通观全文你会发现,我们高兴得太早了。当时我第一感觉就是,卫生部要尴尬了:因为这本是世界无烟日之前,卫生系统内部的一个例行应景式的禁烟宣告,没想到遭遇媒体热炒,新闻效应被空前放大。(见拙文《一根烟头点燃的“控烟选择题”》)

  果不其然,被我不幸言中。没多久卫生部官员就出面辟谣,进行澄清,称这是一则被媒体误读并“放大”的新闻,禁烟令仅限卫生系统场所。当然,公共场所禁烟是大势所趋,世界潮流。提这个插曲,并非反对禁烟,而只是想说明当下仓促间若欲全面禁烟,将会遇到方方面面的客观阻力。

  你说欲速则不达,可有些地方偏不信这个邪,比如四川眉山东坡区。近日东坡区正忙着公务员禁烟。昨日,该区区委书记召集20位“老烟枪”正科级干部,让这些“一把手”宣誓:一个月内完全戒烟。同时,提升处罚力度,班子成员抽烟如被抓两次现行,则扣该单位人均公用经费10%。(6月4日《华西都市报》)

  就是说某局长的两根烟,或许就抽去了上百万办公经费。此举可谓铁腕禁烟,魄力不可谓不大。和此魄力相当的是同样漂亮的承诺,20位“老烟枪”,面对领导郑重宣誓:一月之内完全戒烟。公职人员都知道,如此情势下,“一把手”若不肯痛快承诺的后果;而烟民们大概也知道,戒烟之难和宣誓之易,自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这个仪式感和观赏性都很强的集体宣誓后,最终实效虽不能过早断言,但仅从常理推测,也可知断然不会有异口同声齐刷刷的二十声承诺那般漂亮。禁烟因为宣誓,而平添更多“秀”的成分。

  再者,此事最值得关注之处,还不在于集体宣誓后的实效,而在于权力主导下的宣誓本身的正当性。吸烟有害健康,印于烟盒上,烟民尽知。知其不可为而为之,那就是一个成年人的理性选择。是否吸烟,属于公民可支配的私人权利之一种,就像人们有选择“低俗”的权利一样,如夫妻可以窝在家看“黄碟”。而对烟民而言,吸烟更是一种生活习惯,属私生活领域。

  本来一般“禁烟令”只适用于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这很好理解。现在,若因一场闹剧意义多于现实意义的集体“戒烟宣誓”,就把办公场所禁烟变成强制戒烟。一字之差,就判若霄壤了。若仅因一人的权力冲动,就让“老烟枪”保证超额完成任务,不仅不在公共场所吸烟,而且完全戒烟。那就如同公权力之手,越界侵犯私域,意欲强行掐灭个人生活中的烟头。而这和闯入私人卧室查缴黄碟一样,让人难以接受。

  可笑的是,该区一位宣传部门领导还称,戒烟有利于防腐,暗示一把手的烟都不是自己买的。这完全是两个范畴的事,岂能故意混淆?而且虽然笑纳点烟酒,或被业内视为潜规则,但这却是于法不容于理相悖的。比起热闹的强制宣誓戒烟,先戒掉收受礼品的“惯性”才是正经!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