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赵作海"被旅游"的N种猜想
2010年5月11日 09:27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学进  

  已服刑11年的赵作海终于在5月9日这天被无罪释放了,可奇怪的是,走出监狱后的赵作海人间蒸发了。去接他的妹夫余方新8号晚就赶到开封等待赵作海出狱,但后来与赵作海一样杳无音信了。那么,赵作海哪里去了呢?赵作海姐姐和叔叔赵振举均称不知道其去向。赵振举说,曾接到县公安局电话,“他们说带赵作海去旅游了”。(5月10日《新京报》)

  这又是一场精心安排的局。此时此刻的赵作海根本不会有旅游的雅兴,定当是被来接他的柘城县检察院、法院的人及县委书记“请去”了,至于是否真的被请到某景点旅游去了,暂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被上述要人接走的赵作海此刻就在某个神秘的地方,或办公室,或宾馆,或景点,其中必定大有名堂。

  名堂一,鉴于该案已成举国关注的焦点,当地领导立即将刚走出监狱的赵作海接走,就能避开从全国各地闻风赶来的记者的围追堵截,不让其随便接受记者的采访,以确保其不泄露案情的真相,免得当地公检法和县领导再次陷入舆论漩涡,遭受舆论谴责的被动局面。

  名堂二,此刻的赵作海正在接受领导们的开导,在好烟好酒的款待下,领导们谆谆善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诉他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口径要统一,即对他进行封口教育。

  名堂三,如果赵作海能按照领导布置的口径统一对外诉说,那领导会代表政府向他许诺,不但能获得巨额赔偿,而且还能获得其他各种补助好处,前提就是听领导的话,服从领导的安排。说白了,“被旅游”是假,达成某种交易是真。

  不能不佩服当地公检法和县领导的高明,这样安排,至少可以收到这几方面的成效,一是保护一部分人,尤其是当年该案的承办人员,如已经升任商丘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局长的当年主抓赵作海杀人案的领导朱培军及已升任柘城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当年柘城县公安负责刑侦的领导丁中秋等;二是掩盖该案最大的疑点,赵作海有没有遭受刑讯逼供?不能设想,一个没有杀人的人会九次作有罪供述。前几天探望弟弟赵作海的赵作兰问,为什么当初要承认杀人。赵作海说,“不说,他们就弄死我”。为了证明自己被打,赵作海指着头上的疤,说这些都是用棍子和枪把打的。如果此说被证实,则事情就会越发闹大,后果极其严重;三是可以缓解公众对公安干警办案草率的指责,毕竟现在那个无头尸案尚未侦破,一旦赵作海以当事人兼受害者身份从内部捅出,公安干警是如何靠刑讯逼供破案的,舆论定不会放过他们。

  有这么多的利害关系掺杂其中,当地公检法和县领导能轻易让赵作海获得自由吗?他们非得要用一种名为“礼遇”实则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接走赵作海,将其看管几日,待赵作海肯接受他们的安排后,再放他回家。这样的安排固然精明,但我想正告一句:既然该案已经成了网络和纸媒关注的焦点,案情真相一定会大白于天下,无论“被旅游”这幕戏导演得多么高明,结果必定是欲盖弥彰,弄巧成拙。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