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别指望买限价房的官员为我们降房价
2010年4月21日 09:05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梅广  
  限价房本来是政府为了抑制高房价,动用公共财政补贴中低收入人群,以解决他们住房困难的惠民工程。而在山西省忻州市,首例限价房项目不仅专供市直机关,而且被公务员大肆高价倒卖,从中牟利至少五千多万元。市民说,多少家庭“望房兴叹”,限价房成了机关干部的“提款机”。(4月20日《经济参考报》)

  顾名思义,限价房的供应对象,理应为当地城市中等收入住房困难家庭,可忻州市却打着“为民办实事”的旗号,将惠民工程变成不折不扣的“惠官工程”,这种集体的公开与民争利,比起开着宝马骗购经适房、保障房摇号作弊来,在规模和胆识上显然又上了一个台阶。

  有意思的是,明明是在干见不得人的权力自肥勾当,忻州的官员却还能在公开场合下煞有介事,一本正经地要求这个限价房项目建设要“站在讲政治的高度,用讲稳定的态度、讲大局的观念、讲是非的标准,集全局之优势,举全局之力量,迎难而上”,打一场保质量、保工期、降房价的攻坚战。如此浑身来劲,如此慷慨激昂,竟然是用在了追逐官员自己的一己私利上,这对所谓的“政治高度”、“是非标准”,岂不是莫大的嘲讽?

  不过,忻州市这一回确实没有做官样文章,而是将“打一场保质量、保工期、降房价的攻坚战”的口号百分百地落到了实处。他们不仅对该项目坚持“高起点设计,高水平建设”,将“官家居所”建在“环境和各方面条件在忻州市排行第一”的上佳地段,而且在“限价”上更是表现出了超强的力度,令本来就不缺房住的官员们一转手,就能从中净赚最低7万、最高多达二十几万的差价,也难怪当地官员要用争得“快打破了头”来形容一些人的买房热情了。“当公务员真好”,似乎由此又多了一个全新的注脚。

  “新国十条”出台后,人们对遏制房价过快上涨满怀期待,不过忻州市官员们的所作所为,似乎又大大打击了我们的信心。一些官员既分享了房改的福利蛋糕,又能轻而易举地买到廉价房,他们只有侍机套现获利的欲望,而少有降房价的积极性或动力,要叫这些人去按照中央的要求,担当起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重任,不啻是要他们自断财路,他们能乐意吗?相反,这些人或许正在巴望着房价越涨越高哩。要遏止“房价过高、上涨过快”,首先必须解决好体制和监管上的问题,消除住房领域里的官商勾结和官场中的权力腐败,否则,再有力的组合拳,最终恐也只是砸在棉花上,效果令人堪忧。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