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坐牢写书",文强为何如此"淡定"?
2010年4月16日 09:35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威  

  辩护律师杨矿生及其助理赵铭在看守所会见了刚刚被一审宣判死刑的文强。据了解,文强在被一审宣判死刑的当晚,可以说是彻夜难眠。但是见到律师的时候,文强的精神尚可。15日,文强亲自起草上诉书。(4月16日《武汉晚报》)

  据记者从有关方面了解到,文强本来做好了坐牢的准备的。他曾在看守所对人说:如果坐牢,除了反思自己的罪行,好好改造外,还将抽时间写自己的回忆录,将自己的一生作个梳理,写成一本书。

  受贿数额是决定刑罚轻重的一个重要量刑情节,正如该案宣判后审判长“释法”所言,我国刑法规定,个人受贿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虽然在一审中无论在涉案金额还是具体涉案事实的认定上,文强案都有了“瘦身”,但最终认定的受贿数额也是高达1211万余元!据此看来,文强早就该明知自己的项上人头不保,为何竟还会给自己划出一个“坐牢写书”的“心理底线”呢?

  其实,涉贿千万之巨的文强之所以依然心存侥幸、企望保命,是因为在现实中的贪官死刑“标准”早就成了一纸空文。在人们印象里,近年来被判死刑的贪官可谓是屈指可数。而有些数额特别巨大、情节恶劣的贪官都能成为“不死之身”。比如,原中银(香港)总裁刘金宝贪污1400多万、原云南省长李嘉廷受贿1800多万元,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毕玉玺受贿1004万元,他们也仅判了死缓;深圳海关关长赵玉存受贿900多万元则只被判无期徒刑。以致于有媒体一度猜测称,中国“有关方面正拟议取消对贪污腐败等非暴力罪行判处死刑”,并称“立法机关和法院虽没有修改刑法的具体计划,但已在实践中操作”——这也难怪文强这个老政法会如此“淡定”了。

  听到死刑判决的文强“茶饭不思,情绪较为低落”,其妻更是“情绪失控,失声痛哭”,联想前些年海南省东方市原市长戚火贵在受审时每次都瘫倒在地、尿湿裤子,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庭上庭下见“大盖帽”就“扑嗵”下跪,含泪哭求“饶命”的幕幕丑态,不难使我们悟出这样一个道理:贪生怕死是许多贪官的“死穴”。脑袋都搬家了,费尽心机搜刮来的钱财又有何用?

  我们应该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对于应该判死刑的就要坚决杀掉,使腐败分子的肉身灰飞烟灭;对于不够杀头的,除了依法重判之外,还要使腐败分子血本亏尽、倾家荡产,加大打击力度对腐败分子形成有力震慑。在威严的法律面前,贪官们还会“淡定”起来吗?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