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疫苗信任危机呼唤防疫回归公益
2010年4月14日 09:34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玉胜  

  中国内地连续发出的疫苗安全事件引发了信任危机,有人在网上发出《宝宝,妈妈不再带你打疫苗》的帖子得到一些家长的认同,有的甚至提出发动疫苗“拒打潮”。有关防疫专家12日强调指出:这一状况令人忧虑,如不及时解决,真的出现拒打疫苗现象,将直接危及公共卫生防疫屏障。(4月13日中国新闻网)

  从山西问题疫苗乱象被媒体曝光,到江苏延申7名公司高层因涉嫌生产销售劣药罪而被捕,“问题疫苗”频发已经客观上造成了全国范围内公众对疫苗的信任危机。甚至,已经冲击了国家免疫规划工作的正常开展,进而有可能发展成为对政府执政能力的不信任,其危害不可小视。

  笔者注意到,面对疫苗安全事件频发,防疫专家更多的解读为“都是‘疫苗’惹的祸”。“目前尚无既可提供完全保护、又没有任何风险的完美疫苗”、“疫苗事件增多,直接原因是疫苗接种数量和接种剂次的增加”。“预防接种的不良事件不能完全避免”,“跟疫苗接种有时间关联的儿童致伤致残事件每年都有几十例。”,类似的言论不时传入公众耳中。针对如何消除公众对疫苗的信任危机,专家给出的建议是“必须提升公众对疫苗的认知度和知情权。”不过,笔者以为,人命大于天,防疫重如山。政府在消除疫苗信任危机中仅仅扮演“信息员”、“宣传员”的角色是不够的,应该在防疫体制和机制建设中有所作为。

  “问题疫苗”频发,与其说归咎于“疫苗”本身,倒不如说是“暴利”驱使。以狂犬疫苗为例,老百姓接种的费用从200多元到400多元不等,而实际上狂犬疫苗的成本仅几十块钱,出厂价格在130元左右。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对于预防医学的工作原则有明确条文:“不能从预防中获利”。据介绍,我国对现有疫苗按照是否收费分为两类——第一类疫苗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政府规定受种的疫苗;第二类疫苗是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也就是说,一类疫苗的费用由国家支付,二类疫苗则由家长“埋单”。从根源上来说,市场化不适合防疫工作的实施。预防疾病工作与经济利益挂钩,导致本来应该作为公益机构的防疫系统,却因为体制给予的便利,而逐步发展成为一个收费疫苗的营销网络。有业内人士指出,“作为预防医学的重要实施部门,防疫机构都应该是公益事业,疾病预防和控制工作就应该是''花钱买平安''。”只要利益链不断,疫苗安全事件就会时有发生。因此,只有让疾病防疫回归其“公益”性质,才能让疫苗从生产、流通到销售等环节,不再逐利,不再偷工减料、掺杂使假,人们才能使用到放心合格的疫苗。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