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别让"诡异死"麻痹社会痛感
2010年4月10日 10:07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龙敏飞  

  荆州市公安县一名在押男子离奇死在该县看守所。警方称该男子系溺亡在洗脸台水池里。此间有网上消息称,薛某尸体时,发现薛某“身无片缕,口、耳、鼻中都有血迹”,遂怀疑薛某死前曾“挨过打”。昨天下午,事主尸体已火化。(据4月9日《楚天都市报》)

  新闻链接:http://news.163.com/10/0409/08/63QLBS8I00011229.html

  刚刚是“珍爱生命,远离喝水”,现在立马上演“珍爱生命,远离洗脸”。“诡异死”的种类早已被人写成连续剧剧本的形式,可惜一直以来都是“未完待续”。生命就如此悄无声息地凋零,却换不来看守所的一丝安宁;连续剧依然进行得有条不紊,公众的眼球和神经却在习惯中逐渐麻痹。“躲猫猫”的至高人气已沦为“传说”,难以复制;而承接者人气递减,现如今,不少网友已经懒得去点开这样的新闻了,毕竟见怪不怪了。

  无论常识如何匮乏,伤痕的迹象随处可见,却解释为“洗脸死”,未免有侮辱公众智商之嫌。而新闻中也出现“赔偿30万”这颇具嚼头的细节,一方是相关人士的振振有词,一方是警方的毫不知情。其中真假难辨,扑朔迷离,任何常识性判断都显得苍白无力,唯有亮出证据方能令人信服。不过不可忽略的另一个细节则是“死者当时就送去了火化场”,而且是死者家属“主动”的,事情“圆满结束”。如此情节比玄幻小说还离奇,并且是不基于任何客观事实基础上的,谁会真信呢?

  很多有识之士,不凡满腹才华的网友对当前看守所的生存生态感到担忧,认为其暴露出管理乱象和权利不受约束等问题,尽管牢头狱霸的问题看上去解决了,现在才知道狱霸也不过是“傀儡”,幕后还有真正的高人,至于具体是谁,因其藏在暗处不得而知。同时由于总理将尊严论提上议程,无论生还是死,都应该具备最起码的尊严成为一种诉求。这也是死婴当医疗垃圾遭遇愤慨,而“诡异死”剧情不断更新碰上激愤的理由。

  其中的确牵涉到相关制度的问题,这也是亟需改革的方向,只有漏洞百出的机制,才会接二连三地出现同样的错误。相关部门犯错误可以原谅,犯同样的错误则有些不合情理,而一旦屡教不改,则必须从源头上肃清问题的根源。

  更令人感觉后怕的是随着“诡异死”连续剧的不断更新,尽管其诡异程度越来越“惊天动地”,可却并不足以吸引公众的眼球,其如今人气急剧下降便是明证。“人气下降”不是毫无缘由的,而是有迹可循的,之所以沦落至此,还在于社会痛感逐渐丧失其固有的敏感性。每个人对“诡异死”的敏感程度降低,就构成整个社会痛感的麻痹,甚至丧失。从一起起公众事件发生,逐渐演变成一种道德博弈,甚至触动社会耻感底线,继而麻痹社会痛感,这着实可怕。别让“诡异死”麻痹社会痛感应该成为一种文明提升社会进步的诉求,一个文明进步的社会,应该是包容、理性的却又充满爱与公平正义的。常言道:“天天洗脸净在其外,日日反省明在内心。”如今“洗脸死”诞生了,但愿社会痛感的麻痹能给政府带来理性作为,以其警醒社会痛感,如若不然,不知道“反省死”会不会是下一个续集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