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由吉利收购沃尔沃想到的 --"调结构"也要勇敢"走出去"
2010年4月9日 10:13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近日,中国吉利汽车公司在瑞典哥德堡与美国福特汽车公司正式签署一项协议——收购瑞典沃尔沃汽车公司。收购金额为18亿美元。上月28日,中国国旗在沃尔沃总部上空升起。

  这是一个震动国际汽车界的消息。中国对外开放新阶段的又一个迹象。

  收购款18亿美元,吉利一次付清。而且,准备好日后发展的充裕资金,还在北京建厂,每年生产30万两沃尔沃汽车。福特汽车公司是沃尔沃先前的收购方,以后要逐步过渡,其中包括美国方面同意沃尔沃将已经进入沃尔沃的美国福特知识产权转移给中国。

  瑞典是北欧著名具有社会主义因素的福利国家,笔者曾经考察过,确实名不虚传,他们的税率是世界最高的,累进个人所得税高达百分之六十几(最高时大八十),民众的福利“从摇篮到坟墓”,教授与建筑工人的年收入差倍数非常低。据我观察,瑞典的这种高福利来源重要的在于追求高技术、名品牌获取高额利润。沃尔沃就是其中一个“拳头产品”,瑞典城市满街跑的沃尔沃车,以及在欧洲等世界各地的沃尔沃,就是“品牌”的象征。

  吉利,在中国并不起眼,居然收购沃尔沃,是一个令人刮目相看的事件。它说明中国对外开放的阶段的变化。我回顾,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以广东“三来一补”为特征的开放,来我国的主要是轻工类的加工产品,开放的主要地带在沿海地区。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浦东开发开放为标志,跨国公司先后涌入中国,十年内浦东的金桥开发区的跨国公司就有80多家,这时的业态开始向电子、机械制造转变,日本NEC与华虹的芯片制造技术的合作,美国通用公司将最先进的“个性化汽车流水线”放在上海的合资厂,都表明中国的开放进入“世界制造工厂”的阶段。进入新世纪,我国的对外开放要从“引进来”向“走出去”发展。约十年不到,这种发展的“轨迹”逐步显现出来了。我国的不少企业和单位走出国门,落户到世界各地,到一些国家联合开石油、铁矿,到不少国家投资工程项目……

  人们的理念发生变化了。债务经济成为一种现代的进步。“引进来”,就是敢于借外债,以前所“自豪”的——我国“一无外债、二无内债”,已变得陈旧。经济生活中,会借债发展自己,就是一种本领。否则,如何在较短的时间段里“做大自己”呢?当然债务有个比例,有个警戒线。另外,是“借债给人家”,是一种“资本输出”。这是更为高级的“债务经济”。传统的理论认为,“资本输出”是帝国主义的五大特征之一,即资本主义进入垄断阶段以后,要以“资本输出”加紧掠夺殖民地国家。其实,经济全球化的趋势不可避免,参与经济全球化,也是社会主义国家发展壮大自己的一个不能越过的途径和领域。弗朗西斯?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中说,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领导阶层“已经接受市场经济和经济决策分权化的需求,也承认参与全球性的分工”。这就是邓小平的胆略和创新!我想,参与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我们除了允许发达国家的“资本输出”行为在中国发生,即“引进外资”,人们还要解放思想,即“让”自己的资本也可以“输出”到世界各国,不仅输入“亚非拉”的发展中国家,还敢于输入欧美的发达国家。吉利收购沃尔沃,就是“打入发达国家”的一个案例。

  如今,我们都在谈论“转方式、调结构”,十二五规划制定的大讨论正在各条战线展开,我认为,“转方式、调结构”主要做“两件事”,一是以发展现代服务业为重点,提高第三产业比重,二是以创造具有自己知识产权的品牌产品为重点,提升制造业发展水准。在进行这项艰巨的工作中,除了国内资源的优化配置,还需要把眼光拓展,利用海外资源,将国内资源与海外资源进行优化配置。这里首先要敢于“走出去”,其次是从实际出发,善于“走出去”。要学习研究国际资本(包括产业资本、金融资本)涌动、流动的规律,进入更大的市场经济的丛林,里面有机遇,也有风险。既然,我们已经开始熟悉商品交换中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国内的、国外的)”,那么,我们在国际资本的运行、调整、配置、组合中,也要有所作为。

  这种“走出去”应该与“调结构”紧密结合。生产链有个“6+1”公式,即生产前端的“研发、设计、标准制定”,生产后端的“品牌树立、销售网组织、销售过程及售后服务”,中间是生产制造过程。我们处于弱势的在“6”,吉利这次打的就是提升“品牌”这张牌。

  每年的经济发展指标,对外开放方面以前主要看三个指标,一是进出口贸易总额,包括顺差的情况,及其增长情况。在金融危机情况下,大多数国家都下降,我国也负增长,但还处出口第一大国地位。二是外汇储备,我国2009年为23990多亿美元,为世界第一,而且是美国的第一债权国。三是FDI(外国直接投资),2009年为900亿美元,为世界第二。这三个数据,都令世界高度评价。现在,对外开放的数据多了“国际资本输出”的数据。你是否注意了温家宝今年在人代会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说到的两个数据:“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和对外工程承包营业额分别达到433亿美元和777亿美元”。两项相加达到1210亿美元,即超过海外FDI向中国投资的900亿美元。而且对外工程承包的营业额增长率达到37.3%!看来,“走出去”,应该成为我们的勇敢抉择.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