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两年不提拔"须堵"三个后门"
2010年4月2日 10:02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瞿玉杰  

  干部引咎辞职和受到责令辞职、免职处理的,两年内不得提拔;受到降职处理的,两年内不得提拔。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责任追究办法(试行)》(以下简称《责任追究办法》),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认真贯彻执行。(《新京报》4月1日报道)

  近年来,对于一些“问题官员”的“闪电复出”,一方面是组织部门信誓旦旦地宣称“完全符合程序”,另一方面却是公众的广泛质疑。这种状况,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众对于当前吏治环境不透明的担心。在此背景下,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责任追究办法》,对于规范“问题官员”复出的程序,对于从制度上遏制“问题官员”“带病复出”、“闪电复出”等问题,无疑都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正因为如此,对《责任追究办法》我举双手赞成。但同时,我觉得“问题官员”“两年内不得提拔”的规定在执行中,特别应该堵住“三个后门”。

  第一个“后门”是“明降暗升”。在干部任用领域,既然有“明升暗降”的说法,那么有“明降暗升”也就不让人感到稀奇。所谓“明降暗升”,顾名思义就是表面上官职好像降低了,但实际的人、事、财的权力却变大了。比如在笔者所在的教育系统,很早以前就有“(教育局)一个副局长不如(重点学校)一个校长”的说法。在行政领域,“明降暗升”还有一个途径,那就是表面上官职是降了,但其享受的各种待遇却保持不变。据报道,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的“陕西华南虎事件”中被免职的陕西省林业厅的两位官员,在被处理一年后被爆出依然在“林业厅党组”中享受“副厅级”待遇,就是一个例证。

  第二个“后门”是“另起炉灶”。在一些地方,为推动某项工作的完成,地方政府常常以“指挥部”、“办公室”、“领导小组”等名义在编制之外设立了一些临时性机构。这些机构虽然是临时性的,但因为其往往归地方党政一把手直接领导,所以级别并不低、权力也不小。但是,这样的机构因为其在编制之外,设立的随意性较大,因而往往成为一些地方安排“问题官员”的“避风港”。据报道,因在西丰警察进京拘传记者事件中负直接领导责任,2008年2月,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被责令引咎辞职,但不到九个月就东山再起,出任沈铁城际轨道交通工程办公室副总指挥,后来因为网友激烈反对才又“匆忙卸任”。第三个“后门”是“金蝉脱壳”。应当看到,引咎辞职等问责机制,体现了领导干部加强自我约束、勇于承担责任的勇气,但同时应当看到,在有些地方引咎辞职有沦为“问题官员”逃避法纪责任的“捷径”的危险。因为一些地方为了敷衍舆论、平息民愤,往往只满足于“问题官员”辞职或免职,而对其应承担的行政责任、甚至法律责任却轻易放过,从而导致一些官员只要发现“大事不妙”就赶紧引咎辞职,从而使自己免于被继续追责。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