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谁说高校不能取消行政级别?
2010年3月8日 09:22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于立生  

  现在社会热炒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是反行政化的基本措施,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8日表示对此不认同。他称“在全社会都以行政级别作为评价标准时,取消高校行政级别将贬低教育,导致高校无法与社会对接。”(据3月7日《新京报》报道)

  纪宝成认为“取消行政化是努力方向,但不光教育,所有领域包括出版单位、报纸、研究院(除了政府机关之外的所有企事业单位)都要取消”,我也认同;但其称如此“才可行,否则是不可行的。”我不以为然。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万事虽开头难,但却也总得有个开头。《两只山羊过独木桥》的寓言说明:黑、白山羊若互不退让,其结局只能是双输,双双掉落悬崖摔死。若只一味推脱,而无机构挑头“退让”,企事业单位行政化的局面又如何破除?难道畸形现状继续维持,积重难返下去?而在我以为,由高校来挑这个去行政化的头,或再适合不过。

  政治或受掣肘于时势;而教育却是当着眼长远。北大故校长蔡元培曾言:“教育指导社会,而非随逐社会也”,浙大故校长竺可桢也曾言:“大学犹之海上之灯塔,吾人不能于此时降落道德之标准也……大学是社会之光,不应随波逐流”。这是由教育的特性所决定的。再之,高校作为知识分子的云集之所,相对而言,国人也于其担当赋予了更多的期许,所谓“义不容辞”。

  当年蔡元培以孤往的精神就任北洋政府治下的北大校长,坚守办教育而非做官的理念,推行教授治校等现代大学制度,后来其学生罗家伦主掌清华时就移植了过去。同是他的学生,同样主掌过多年北大并曾任西南联大校务委员会主席的蒋梦麟,1945年任“行政院”秘书长,即依《大学组织法》把北大校长辞去,而绝不是亦官亦学。做老师的都不搞行政化,教导出来的学生将来又有什么理由搞行政化呢?纪宝成是不是或当“风物长宜放眼量”呢?

  而若高校之行政级别不去,外,对政府要讲上下级关系,内,学校里同样讲究下级服从上级,那《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年-2020年)》征求意见稿中所说的要给学校的“更多的自主权”之核心两项:学术独立与教育自主,试问又“毛将安附”呢?

  在我以为,去行政化,当自高校始!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