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为"调结构"作法制保障
2010年2月10日 10:08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2008年底,当国际金融危机风暴来袭时,中央提出“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的应对方针,并以“出拳快、出拳重、出拳准”、拿出4万亿资金拉动经济的措施,共克时艰。一年以后,实践检验,我们完成“保八”的任务,走出V字型反弹,成绩是优秀的。新的征程,我们坚持原来的方针,相比之下,如今我们更看重“调结构”,这是我们的经济持续发展的内因所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发展进入发展“高速道”,然而因为经济发展史和国际的多种因素,我们还处于工业化的中期,重化工业份额比较大。众所周知,这个阶段生产价值链处于下端,我们付出的劳动与收获不成比例。工业化中期难以跳过,但我们要较快地进入工业化后期所出现的“深加工”、“科技含量高”、“现代服务业量多”的产业结构,是经济发展的趋向。有数字显示,上海去年的重化工业比例占工业比例的78.2%。上海的第三产业比例去年有较大提升,达到59.7%,而其中新增因素主要依赖房地产业有较大升值的“贡献“。上海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发达地区,“调结构”要在全国处于“率先”的位置。这也是胡锦涛同志2006年在全国两会的上海组所说的“四个率先”的第一个“率先”的要求。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深入,经济运行中发生两个“变化”,一是“看不见的手”与“看得见的手”之间的协调结构发生变化,“看不见的手”是指经济按照价值规律自身地、无需人为调节地运行,“看得见的手”则是政府按照经济发展的需要作宏观调控的手段,西方在二战以后重视了这只手,而我们则有这方面的优越。二是“看得见的手”中的结构也发生变化,“这只手”主要包括:其一是经济手段,如利息、汇率、贷款、产业引导等;其二为行政手段,政府的行政趋向;其三是法律手段,靠制度,尤其靠法律法规规章来引导经济的走向。而且,市场经济一定意义上说是法制经济,市场运行中所出现的盲目、无序,更需要大家以认同的“游戏规则”来行事,就需要规矩。“看得见的手”之中,依靠法、依靠规章的分量越来越重。

  “调结构”的法制保障,首先需要有战略意识。因为“调结构”是中央的方针和战略,也是上海的发展方针和战略,这是“大局”。实现这一战略,需要各方面的努力,其中离不开法制的保障。去年,国务院作出“加快上海金融中心、航运中心”、“撤销南汇并入浦东”的重大部署,两个文件相互关联,拓展了上海发展的空间,由577平方公里扩张为1210平方公里的“大浦东”,将外高桥功能区与洋山港区、浦东机场区域连在一起,并与陆家嘴金融城相对应,金融中心与航运中心的运作消失了行政障碍,并较大地拓展了开发区建设的空间,内涵着产业结构的转变。上海人大深知其中的意义,及时作出《关于撤销南汇区、将其行政区并入浦东新区若干问题的决定》,以重大事项决定权的履行,促进国家战略飞实施,同时也促进着全市的“两个中心”的建设。

  “调结构”需要有勇气、有远见、有智慧。常委会工作报告总结了“围绕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克服种种困难,完成法规的实践过程。他们深入实际,召开11次立法调研座谈会,吸收400多条意见,修改23稿,审议通过《上海市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条例》。跨世纪过程中,电脑、电子技术成为新技术的核心,替代着人类的大脑,推动着生产力的发展。这种新技术的发展在我们这里的态势、趋势如何,运行中的“游戏规则”的制定怎么样,具有立法权力的人大应该有所作为。2008年,上海人大启动“电子商务条例”的立法程序,并完成立法。在人大审议时,沙海林代表说,上海人大的思路前瞻性强,在我们实际部门的同志意识并不十分清楚时,上海人大在全国首先启动“电子商务条例”的立法工作,促进了上海电子商务事业发展的步伐。

  “调结构”法制保障工作的推进,需要对已有法规的重新审视和加紧修改。我国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到2008年已“基本形成”,全国人大提出2010年底能够达到“体系形成”,地方法规也是这个体系的重要方面。现在,人大常委会加大了清理法规和修改、废除的工作。这方面也有许多“调结构”的任务。常委会工作报告中总结了其中的成功之举。常委会在修改节约能源条例过程中就有有益的实践。如今的节能延伸到建筑、交通、公共机构、生活领域,与低碳经济的发展相联系,而且节能过程又与市场经济运作结合在一起,刘云耕在报告中说:“以推进''''合同能源管理''''监督为重点,推动市政府加快制定出台关于鼓励合同能源管理、促进节能服务产业发展的相关规定”。现实生活中,制定的法规,将市场经济运作纳入法规的范围,是现代经济发展的一种趋势,上海的节能条例的修改,凝聚了立法者新的理念。

  产业结构的转变,除了现代服务业与工业比例的“此起彼伏”以外,还包括旅游业、会展业、文化产业、创意产业等三产事业的发展。上海人大在旅游条例修改上也有作为,条例对旅游者权利的保护、对家庭临时居住处的规定等,都对旅游、包括世博会期间的接待量和旅游有巨大增长的情况,具有超前的制定法规的思考,促进上海旅游经济的增长。

  上海产业结构的转型,是一篇大文章,而且有新的续篇。邓小平南巡谈话以后,上海经历了上一轮的“调结构”。朱匡宇代表经历其中的艰苦工作,他在人代会的审议中说,当时做到四个“在”,即“在发展大局上高举旗帜,在谋划方略上明确定位,在具体操作上设计制度,在整合力量中打造亮点”,重要的是有“壮士断腕”的精神状态。现在,我们进行的是新一轮的“调结构”,对我们来说,“调结构”要有法制保障,也需要有“四个意识”。“一个精神”,即“围绕大局”意识、明确定位意识、精心设计制度法规意识和整合多方力量的意识,进而以高昂的精神状态,为“调结构”作出制度保障。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