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为何不用"二维码"挖"内鬼"?
2010年2月4日 09:50
选稿:莫严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杨凤霞  

  阿诚(化名)在长安一工厂上班,因为今年必须回湖北老家过年,几天前他加入了电话订票大军。连续几天,他天天打无数遍电话,但那个订票电话基本都是占线,好不容易接通一次,却被告知无票。在这种情况下,有同事告诉阿诚工厂附近有人能买到票。“他说只要交100元手续费和身份证,他负责帮我们搞到回家的火车票。”回家心切的阿诚和同事把身份证给了对方,每人还交了100元钱。次日(前天)阿诚接到对方电话,让他去长安镇长青路一个火车票代售点取票。他俩将信将疑赶到那里,果然顺利取到了回老家的火车票。(2月3日《南方都市报》)

  黄牛党果然神通广大!而且这也成了质疑实名制的理论依据之一。但笔者要说的是,这绝对不是实名制的错,这正是实名制防止倒票作用的具体体现。比方,警方透露,票贩子通过使用大量抢拨器,用10到20台电话不停占用号段或雇用大量人手去窗口排队,再用旅客的身份证号进行预订,最后赚取高额差价。但电话订票的漏洞是刚刚出现的吗?要是没有这个实名制的话,黄牛党还会将这一电话订票的漏洞利用到什么时候呢?还有,既然实行实名制后一些票贩子还能拿到票,这不正说明铁路内部有人在参与到票吗?而更加重要的是,目前已经完全具备了挖出铁道部每部的大票贩子的客观条件,如果挖不出来,只能说明铁道部在发春运的财,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推动有关部门积极介入调查,以便揪出来更大的黄牛党。

  自今年元旦开始起,以二维码为防伪标识的新版火车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使用了。据介绍,原来的一维条码的容量小、只能起到标识作用;而二维条码技术储存量大、保密性高、追踪性高、抗损性强、备援性大、成本低。新票使用后,售票人员将相应信息(如车次、价格、售出地等)利用二维码制码软件加密后制成二维条码,将其打在客票的票面上。检票人员则通过二维条码识读设备进行识读。那么,如果发现了有人在倒卖实名制火车票的话,就完全可以利用车票上的二维码找到这张车票的具体来历了吧?这到底是票贩子利用电话订票的漏洞搞到的票还是铁路内部人员在捣鬼不就非常容易搞清楚了吗?之后追究责任不就完了吗。

  事实上,尽管从理论上来讲,火车票实名制是可以起到预防倒票的作用的,但就算是没有电话订票的漏洞,它也只能起到防止铁路内部人员以外的人倒票的作用,拿铁路内部倒票的人根本就没辄。但因为有了二维码的新版火车票,只要铁路部门敢于拿铁路内部人员开刀,查找到铁路内部的大黄牛党就是轻而易举的事请了。但我们看到的实际情况确是,二维码车票似乎还仅仅是在起着防伪的作用,有关部门根本就没有将其和实名制结合起来去打击倒票的内鬼。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