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与"透明国际"面对面
2010年1月18日 10:08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隆冬,枫叶几乎凋落的时刻,我来到以枫叶为标志的国度——加拿大。渥太华机场,热情爽朗的Bronwayn Best女士赶来接机。穿着稍显时尚的她,是“透明国际”加拿大分部执行委员、董事会成员,负责全程接待。

  我有幸参加市里的一个研究中心与透明国际合作的一个反腐败课题考察团。一到下榻的宾馆,在小小的厅堂里,Best大声说:“叫到名字,到我这里签名领取一件东西,会给你们带来一个惊喜。”原来是一份粘贴着我的英文名字的黑色文件袋,里面装有在加拿大的日程安排、保险单等材料。

  考察的首站是加拿大皇家骑警局,说是“骑警,实际也负责着对贿赂犯罪的调查、起诉、侦察和预防,有点像我们这里的检察院,专家向我们作了他们廉政的制度设计。联邦司法部对反腐败的“源头”与“底线”控制尤为严格,他们设置的公务员“可收”礼品的底线很低,一次活动只有价值不超过10加元的礼物,方能“笑纳”,而且规定“从一个单位获取的东西,一年之中累计价值不能超过300加元”。这种“底线”隐涵着道德与法,就是防止腐败发生的“源头”。在加拿大,法官薪金高、责任重,有很高的社会荣誉,但因法官身处体现公平的瞩目的岗位,他们的公信度如何,关系到公众对司法的信心。由此对法官的廉政要求几乎“苛刻”,规定不能获取工资以外的任何收入,外出演说也不能收取任何报酬。加拿大选拔法官的程序复杂,“门槛很高”,给人印象深刻。申请人必须具备四个基本条件:一是有10年司法方面的经历,二是处理案件公正妥帖,三是有足够的司法及社会丰富知识,四是有材料印证申请报告的正确。全省每年约有500名申请人,提名首先要过议会的17个委员会审核的这个关,这17个委员会涵盖了各方面的专家和资深社会活动家;再报司法部审查、任命;入门以后还全程受联邦司法事务办公室的监督。500人中有半数进入选拔程序,只有40至50名佼佼者才有资格被任命为法官。

  渥太华大学的Emard Chbot教授,原来是渥太华市议员,他告诉我们一个案例:一位市长心打“小算盘”——任职结束后想去担任某个官方机构负责人,故在任时则有意提拔一个官员,作预期的“职务互换”。此行为严重违反了地方《利益冲突法》的规定,虽然经市议会投票,他的设想没实现,但经披露以后,该市长仍然受到严厉处罚。Chbot说,“公众认为这个行为是可耻的,就应受到法律的惩罚。政府的诚实形象一定要得以保障。”我由此想到香港的梁锦松的案例,当时,梁锦松任香港财政司司长要职,为增加财政收入,2003年3月5日公布《财政预算案》,增加一些税种,有媒体披露,在酝酿此法案过程中,作为当事人的梁锦松在1月18日购买一辆高级凌志房车,提前“躲过”相关征税,香港人把此行为称为“偷步买车”,即在法规出台前利用“内部消息”,抢先做出法规禁止或限制的行为。在媒体的聚光灯下,梁锦松愿意以拿到“偷步”“好处”的双倍补偿,掏出38万港币,以平息民众的不满,港特首对他加以问责但予以挽留,迫于舆论压力,梁锦松最后还是离开了这个重要岗位。

  在蒙特利尔考察对建筑业的监督时,我提问说,建筑工程的监理拿工程老板的工资,监理的作用难以发挥,怎么办?“我们碰到了共同的难题”,监察员Johanne女士说,“我们这里有一个做法,遇到政府关注的关系公众利益的重要工程,除了与开发商签订工程合同以外,政府还专门与监理公司签订监理合同,这笔给监理的工资也是政府支出的。”上海莲花河畔景园倒楼事件发生以后,笔者曾参与了市里的一个专题调研组,发现建筑质量问题产生的重要原因在于两点,一是建筑工程量大大扩展以后,承担建筑单位的资质下降,二是监理员拿工程老板的工资,产生“看老板眼色行事”的后果,监督工程质量时“心慈手软”。看来,加拿大的地方政府“签两个合同”的经验,值得借鉴。

  我们在加拿大考察的时间被排得满满当当,平日的三餐由国际组织规定发给的餐费自理。我们在考察之余忙着找实惠的中菜馆,有时为了节约时间,不得不去买方便面,唯一的一次“请客”也十分简朴。这次出访虽累点,但很值得,深切领略到这个国际组织廉洁的作风。最后,考察团与加拿大透明国际的人士举行座谈交流。Best女士说:“告诉大家一个消息,本年度透明国际的国际反腐败各国的指数已经出来,中国的分值没有变化,但排位下降7位,处78位。”因为中国有数名高官腐败落马,影响不小。得高分的有丹麦、瑞典、新西兰、芬兰、瑞士,加拿大排第9,香港第12。透明国际是个国际NGO组织,总部设在德国柏林,90个国家设有分会,透明国际的这个指数和排行榜,是经“盖洛普”、“政治与经济风险组织”、“世界经济论坛”等认同度较高的机构的调查成果,警示全球对腐败危害性的认识,深受到各国的关注。听到这个排名,我十分感慨,虽然据我所知,近年来我国在这个排行榜上的排序有不少前移,但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反腐败斗争任重道远。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