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这回该曹操笑了
2009年12月30日 09:39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海明  

  河南省文物局27日对外公布,魏武王曹操高陵在该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被发现。一些学者表示缺乏有力证据。安阳曹操墓项目考古领队潘伟斌表示,不愿就质疑回应。(12月29日《新京报》)

  躲藏了近两千年的曹操墓,被宣布给考古专家发现了。曹操的名气,丝毫不亚于任何一个当代的明星,找到了曹操墓,这可是轰动全国的新闻。曹操墓的真伪,河南方面语气坚定;国内一些学者颇为怀疑,民众也半信半疑。围绕曹操墓里葬的究竟是不是曹操,没有几天的时间,怕是难以消停得了。

  正在争执不下的事情,姑且让他们继续争执下去。毕竟,科学结论需要质疑与被质疑。旁观者的责任在于从别的角度思量曹操墓发掘事件。我在琢磨着,这起事件中最大的笑家是谁?

  从表面上看,最该笑的人非曹操墓项目考古队莫属。如此重大的考古发现,如果不出意外,可以忝列2009年度中国考古N大发现之一,并且很可能是年终最后一次重大考古发现。淘金者发现金山,会欣喜若狂;考古队找到了历史名人的墓葬的兴奋心情,丝毫不亚于掘出了黄金。面对部分学者的凉水,项目负责人不屑一顾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辩论多了,一旦弄真成假,踢场子的得了便宜,自己岂不是白忙了活一场?

  发表看法的学者们也在笑。没有直接的利益夹杂其中,学人们说话可以不必顾忌什么。批评河南考古队过早盖棺定论,耻笑他们的结论斩钉截铁,也不怕张冠李戴了。如果到此为此,笑便戛然而止,真的恰到好处。偏偏有人提出用现代科学惯用的方式测试曹操及其后人的DNA,以验证曹操墓的真伪,结果闹出了笑话。“可以用曹植的DNA测试比对。”“拿曹植跟曹操对比还差不多!”“所谓曹操的后人,如果还有的话,传到现在恐怕也70代了,也就是他(她)只有曹操的2的70次方之一,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了,这DNA的比照有什么意义呢?”“中国的砖家真是无所不能,都2000年了,还能找到曹操正宗的后人比对DNA,厉害!”殊不知,曹操本人就未必姓曹,而是过继给曹家的。血缘关系的复杂性,不是在难为DNA测试技术吗?文科学者科学常识的匮乏,随即成为舆论嘲笑的对象。

  网民也在笑,笑专家科普知识的频发,笑考古专家文化知识的浅薄。“好几个‘魏武王’的石刻,也太明显了。越显得真东西,反而假!”“铭文上写的称号是魏武王。魏王是刘协封的,武王是死后的谥号。可是曹孟德死的时候,刘协还是皇帝!也就是说,曹孟德下葬的时候的称谓,必须是汉魏武王。如果说是曹丕称帝以后才弄的铭文,那也应该写做魏武大帝而非魏武王。我觉得这个奇怪的称谓就很值得怀疑。”“大家看石牌的汉字,从秦开始直到宋,所用的字都是小篆,而石牌上却是宋体,而宋体繁书是秦桧发明的,你们说那时的古人是怎知道千年后文字是怎写的?”

  其实,最有笑言权是曹操本人。曹操生前就怕自己的墓葬被盗,史书称他造了72座墓冢混淆天下。如果他安排人在众多的假墓里“分别放72个一模一样的石牌、令之类的东西,放个年龄接近的死人装一装自己”,今天的考古发现真的敢说不会中了曹孟德的计谋?那样的话,曹操该冷笑后人的小聪明了。

  尊重历史,尊重古人的遗愿,让他们安静地躺着,让他们有尊严地长眠于地下,不失为避免被贻笑大方的明智之举。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