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让"低碳"成为经济发展的"指挥棒"
2009年12月4日 09:13
选稿:莫严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纯银  

  12月7日至18日即将在哥本哈根召开的气候变化大会,被认为是继1997年在日本东京召开气候会议并签订《京都议定书》之后,又一次就“低碳经济”的“里程碑式的重要会议”。这次,在2012年第一承诺期到期后,有关温室气体减排问题,各国将达成一份减排新协议。(12月3日《中国青年报》)

  低碳经济是低碳发展、低碳产业、低碳技术、低碳生活等一类经济形态的总称。低碳经济的实质在于提升能源的高效利用、推行区域的清洁发展、促进产品的低碳开发和维持全球的生态平衡。难怪有人称低碳经济是人类社会继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之后的又一次重大进步。

  与低碳经济相对应的是高碳经济。据世界银行统计,在过去的100年当中,高碳排放使大气中CO2浓度在20世纪初不到300ppm上升到目前接近400ppm的水平,并且明显地威胁到全球的生态平衡。专家预测指出,未来的发展如果仍然采用过去那种高碳模式,到本世纪中期,地球将不堪重负,这也意味着,“碳排放”已成人类社会发展瓶颈。所以世界各国都在致力于发展低碳能源技术,建立低碳经济发展模式和低碳社会消费模式,并将其作为协调经济发展和保护气候之间关系的基本途径。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几乎在一夜间,绿色经济、低碳经济的“广阔发展前景”成为各方共识。这不,目前,以新能源和环保为主旨的“绿色经济”,不仅成为欧盟、日本、美国三大经济体瞄准未来的经济引擎,而且是其占领新的国际市场竞争制高点、主导全球价值链的“新王牌”。

  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当然也不例外。胡锦涛总书记在不久前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就表示,“中国已制定和实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近日中国政府正式对外宣布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目标,决定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温家宝总理在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也强调,这将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长期规划,并制定相应的国内统计、监测、考核办法。这就昭示着“低碳”将成为当前及今后我国经济发展的“指挥棒”。

  然而,中国的能源现状是“富煤、少气、缺油”,能源结构以煤为主,选择低碳能源的空间有限。据统计,目前中国电力结构中,水电仅占20%左右,火电占77%以上,“高碳”能源占绝对的统治地位。难怪人民大学郑风田教授说,伴随着“低碳经济”的成为全球话语中心,中国经济则面临“不能承受之重”。

  那如何在全球低碳竞争中争取主动权呢?笔者认为:一是政府应积极培育统一的环境能源交易市场,并不断完善和创新能源交易机制,争取在国际碳排放交易上更多的话语权。二是加快发展替代新能源和优先发展可持续能源,这对煤炭占能源消耗70%的中国来说尤其重要。也就是说,要想以此为契机赶超世界,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除了要对高能耗、高污染项目说“不”外,还要加快发展包括风能、太阳能、水能、地热能、生物质能、氢能、燃料电池和核能等低碳或零碳新能源。三是加强对低碳经济发展的政府管理和政策引导。除了国际上通常采用的征收能源税、财政补贴、税收减免、贷款优惠及担保等手段外,政府还可以以高于社会平均利润率的原则确定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等新能源发电的上网价格,为投资者提供稳定的、可预见的、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回报,吸引更多社会资金投资新能源发电;对于产业后端(新能源使用和市场消费),可以以政府采购、消费补贴政策为主,采取强制性和引导性消费政策相结合的方式,建立消费激励机制,培育和扩大消费市场。四是加大低碳经济技术创新投入。从某种意义上说,谁掌握了发展低碳核心技术,谁就将赢得商机、获得话语权。正如一位风能产业资深人士所说:“如果只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战斗还没打响,可能就败局已定”。因此,在学习、借鉴和引进的同时,加大低碳经济技术创新投入也显得尤其重要。五是加强气候变化和低碳经济的宣传教育,引导领导干部做个“低碳官员”,扮演好“环保代言人”的角色;吸引市民关注,鼓励企业参与,努力形成全社会关注、参与和支持低碳经济发展的浓厚氛围。

  总之,发展低碳经济,促进节能减排是落实科学发展观、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是应对气候变化、参与国际竞争的客观需要,也是结构调整、产业升级的主攻方向。相信,只要社会共同努力,我们一定能在全球低碳竞争中争取更多的主动权。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