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裸官不得任正职"有种"驼鸟思维"
2009年11月27日 09:11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威  

  深圳正式以明晰的法规制度,对该市各级党、政“一把手”的“权、钱、人”等重点权力进行设限和监督,其中明确规定,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者,不得担任党政正职和重要部门的班子成员。(11月26日《第一财经日报》)

  人们常把那些配偶子女都在国(境)外,而自己孤身“留守”在国内的官员称为“裸官”。由于近些年“裸官”外逃现象频频发生,一时间“裸官”成为了网民们热议的话题。有人甚至认为,凡是“裸官”肯定不具有对国家和人民应有的忠诚,主张对所有的“裸官”应一律赶出官员队伍。

  应当说,随着全球化不断扩展,跨国间的人员流动日渐频繁,在国外学习、工作或定居变得普遍而且正常,官员的家属当然也不例外。在官员配偶子女出国移居或入外国籍方面,我国法律并没有限制性规定。“裸官”的存在是一个客观事实,认定“凡裸必贪”显属“有罪推定”。深圳市关于“裸官不能任正职”的规定,虽然没有把所有的“裸官”一棒子打死,但也没有跳出凡是“裸官”者“其心必异”的偏见,仅仅是一种回避现实的“鸵鸟思维”。那些早有异心、伺机而逃的“非正职裸官”照样可以“身在曹营心在汉”,对我国政治、经济、国防诸方面形成潜在的威胁。

  正如国家行政学院教授龚维斌教授所说的,“不能由于官员的配偶子女拥有外国籍或绿卡,就简单判定此人是贪官或对国家不忠诚,但起码很难让普通老百姓相信他们对祖国怀有深厚的感情和坚定的政治信念”。事实证明,从“裸官”变成贪官不仅可能,而且更有条件,要防止“裸官”腐化与外逃,最根本就是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监督机制,让“裸官”们“一丝不挂”真正地“裸”起来。

  作为政府官员,当公众利益与个人隐私发生冲突时,放弃一部分个人隐私,以确保公众利益得以保护,官员的身世、家族、收入、嗜好,以至于一切言行都应当处于公众的监督下。这是当今世界大部分国家通行的原则。如1978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政府行为道德法》,就明确规定行政、司法、立法部门之官员必须公开本人、配偶及受抚养子女的财产状况,并按规定程序提供财产状况的书面报告。据报道,想在本届奥巴马政府中找份体面工作的人,首先面临的是揭家底式的考查。他们需填写一份长达7页的调查表,问卷问题多达63个,这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官员背景审查“最严格、最苛刻”的一次。

  不久前召开的十七届中纪委四次全会要求,在认真贯彻落实好《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重大事项的规定》的基础上,把住房、投资、配偶子女从业等情况列入报告内容,加强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公职人员的管理。正如有反腐专家所认为的,从具体的举措上看,具象化后的新规提及的内容已经与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越来越接近。只有严格地从制度建设上做起,加大官员及其家人的财产和家庭成员信息公开力度,才能让公众对官员有一种透明的选择和判断,也才能从根本上拒斥腐败,增强国家和民族的向心力、凝聚力,使得“裸官”外逃的现象成为历史。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