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学习型政党战略三论(下)
2009年11月21日 10:09
选稿:上官贤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锦尉  

  二、学习型政党战略的着力点在于经受“四大考验”

  十七届四中全会强调,“党面临的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是长期的、复杂的、严峻的。”“全党必须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常怀忧党之心,恪尽兴党之责,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继续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

  忧党之心,首先来自执政地位的巩固。从一个被反动军队围追堵截的革命党,到领导亿万民众的执政党,国家的强盛、安危和人民生活的安定、幸福,都肩负于身;从权力较为集中的、领导计划经济的党,到多样化发展、融入世界经济的、更为民主开放的党,执政地位的巩固有其新的特点。革命党的行为模式是联系群众、宣传群众、动员群众、扎根群众,组织群众,启发群众的革命意识,唤起群众的对当权者的仇恨,即激化与当权者和剥削阶级的阶级矛盾,形成革命形势。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党有了执政地位,执政党的行为模式就有很大的转变,联系群众、宣传群众、动员群众、扎根群众、组织群众,是党的传统,与革命时期是一致的,而启发群众的是建设意识,以投入社会主义建设过程取得各种业绩。由于党的利益与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党和人民与敌对势力斗争的坚定性,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妥善性,成为显示执政能力的重要方面。倘若革命时期革命党人是以激化人民与反动阶级的矛盾为特征的话,建设时期,执政的共产党人主要是善于以行政的、法律的、经济的、思想工作的等方法调整各阶级阶层、群体的利益关系,以“非激化方式”缓解、化解人民内部矛盾为特征。当然,当社会矛盾性质变化情况下,也要果断和坚决运用专政手段来处置矛盾冲突。简言之,革命时期的“关键词”是“激化”与“斗争”,建设时期执政的“关键词”是“化解”与“和谐”。

  忧党之心,来自改革开放新环境。邓小平说,“改革是第二次革命”。这个“革命”的含义是,在共产党执政情况下,政治制度的自我完善;经济体制“不是细枝末节的”而是根本性变化,即经济领域的权力结构好配置有较大程度的变化;也有其他领域的体制适应经济体制改革而产生改革的需求。这里主要是“权力配置”的体制机制的变化。比如,中央原来高度集中的权力被“放权让利”的改革所改变,地方和企业有了过去不能想象的经济组织和运作权,极大地迸发了我国经济发展的活力。我以为,改革的真真谛,就是能让越来越多的人有积极性和创造性发挥他们的智慧和才能,能让各种生产要素在“流动着”优化配置,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同时,人们的智慧才能显示有他们相应的、“看得见的实惠”。这样,国家在改革中强大起来,人民在改革中富裕起来。共和国的改革30年,我们正是以这种“行为逻辑”走过来的。然而,经济体制变动是“大手术”,就有风险。权力点多了,权力运行的空间大了,权力的诱惑力也大了,而对权力点的监控与约束难度增加了。“权力寻租”成为“潜伏的暗流”。手中越有权的人越有风险,各种“能让你很舒服”的“公关手段”瞄准着你,赖昌星说,“我想办事打交道的干部,只要他有爱好,我就放心了”。利益后面常常设有陷阱,“不明飞行物”进行着“非常规战争”。“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绑大款的干部常常落败,道理依然那么简单。

  忧党之心,来自市场经济的挑战。作为经济配置的方式,市场经济的优点显而易见,新时期的共产党人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和理论勇气,将市场经济引入并根植社会主义土壤,改革开放的30年,人们目睹和实践了这种“根植”的威力,人民的建设活力被开掘出来了,财富“魔力般”从地下涌流。但是,市场机制的盲目性、趋利性、欲望张扬性的“双刃剑”的另一面也是够锋利的,使唤不当,会伤身的。市场经济的挑战主要有三方面:一是人生观、价值观的考验,市场的三大原则——利益最大化、供求趋衡、等价交换,但倘若渗透到政治、道德领域,就会扭曲共产党员的人生观、价值观。二是市场经济的多样及多变性、选择性、自主性、独立性呈现和发展以后,社会容易“搞散”。三是竞争和优胜劣汰致使人们的收入差距拉开,出现社会群体之间的矛盾和心理冲突,给社会稳定和谐带来难题。这三方面挑战往往会在共产党内部展开,演绎着各种现代活剧。

  忧党之心,还来自外部环境的影响。与过去相比,中国开放程度已经很大了,我国的外贸依存度高达60%,即我们生产和交换的东西中一半以上“与外国人有关系”。国际交通的便捷、互联网的出现、国际活动的开放透明,使得我国民众的视野大大开拓,无时不刻在观察“地球村”的动静。这既有我们学习、吸收世界文明成果,利用国际市场、国际资源的优点,同时也有“苍蝇飞进来”,西方不健康甚至腐朽的生活观和活动方式,每时每刻进入我们的生活,腐蚀我们的肌体。还因为经济发展多了“外部的变量”,形成许多不可测因素。如国际金融危机情况下,外部的生产订单锐减,这个“变量”自去年下半年至今,仍在困扰我们。汇率、外汇储备、主要原材料价格的“变量”也时时影响我们的生产和生活。凡此种种,由于中国与各国交往中的制度设计和各国制度衔接上存在不少漏洞和真空,别有用心或意志不坚定者就会有意或无意“出轨”,害人害己,损害国家利益。

  “四大考验”警示我们:“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任务比过去任何时候更为繁重和紧迫”。树立党建的忧患意识,是为了增添“兴党之责”,每一个党员要“讲党性、重品行、作表率”,修身养性,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工作。

  三、学习型政党的检验点是“四真”

  十七届四种全会《决定》在提出建设学习型政党时,强调了学习马克思主义要做到“真学真懂真信真用”的“四真”,强调了理想信念教育。“四真”是检验我们学习型政党这项建设的有效性集中之点。

  执政党在和平时期,党员入党没有生死考验。一些入党动机不甚端正的同志,入党是为了进入执政党可以得到重用、自己发展“有更大的前途”,深入分析就是入党为了“在执政党内分到'权力资源'”。确实,党抛头颅、撒鲜血,就是为了为人民夺取政权,然后能“配置权力资源”。思想端正的共产党员可以更多更方便地为人民服务。而党的新情况也出现一些党员对这种学习并不虔诚,甚至“会上说的”与“自己实际做的”脱节、背离,信奉“潜规则”,甚至出现“两面人”现象。

  权是个“好东西”,有了权可以处置“人财物”。社会上各种别有用心的人对干部的“糖衣炮弹”进攻是无孔不入的,就是看中干部手上的权。这种考验不亚于战争时期的枪林弹雨,因为这种进攻的“过程”,对被攻击者不是“痛苦”,而是“很舒服”,钱送上手、值钱的字画古董等你来拿、购房“优惠的离谱”、美女围住你等等,当然“东窗事发”的后果是不好受的。党要提高执政能力,就依赖于我们的每个干部守住自己的“品行阵地”,做反腐倡廉的模范,离开了这一条,无所谓执政能力建设。另外,在对外开放的条件下,各种思潮和文化力量相互激荡,资本主义一些腐朽的东西也乘机而入,西方的价值观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社会环境和党的队伍。有些党员认为:“什么理想?有钱就想;什么前途?有利就图。”种种此类思想,在群众中造成了不良影响。有些腐败案件也令人触目惊心,呈现了落马高官多、大案要案多、窝案串案多的特点。现在的党员队伍中,年轻党员、新入党的党员大量增加,整体上处在代际转换时期。这些同志一般缺乏实际的党性锻炼,理论储备不充分。随着社会结构的变迁,一些党员岗位变动大,党员的流动性强。这都对党员的先进性带来一定影响。这次开展先进性教育,体现了党中央对党员队伍建设中存在问题的严重关注。

  党的先进性是具体的、历史的。党的先进性首先要从理想信念中去体现。理想包含两个层面:一是怎么认识世界、怎么认识人生,也就是一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问题,二是自己追求的理想、奋斗的目标。理想信念是一个有层次人所必备的。失去了理想信念,就失去了人生的主心骨。1999年4月25日,一万多名法轮功练功者包围中南海闹事,江泽民同志高度重视,作了“610”批示,提出了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问题。在6年时间里,李洪志居然拉拢了230万练功者,而且其中有10%的共产党员。在揭露贪官胡长清的材料中,有一个素材使人震惊。在胡与他儿子通国际电话时,胡长清说,“国内形势很不好,共产党弄不下去了。你在外好好搞,我在国内处境不好就到你那儿来。”一个堂堂的副省长居然说这样话,其理想信念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还有河北的一个原副省长丛福奎因为再升迁受阻,失去前进心,以后死心塌地地步入佛门,在当地造成极坏影响。

  科学的理想信念最具魅力,共产党人在壮丽事业奋斗中,前赴后继,成为自己的主心骨。“老祖宗不能丢”,最重要是共产党人的信仰不能丢,因为它建立于科学基础。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告示我们,共产党人坚定理想信念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共产党人奉献大于索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生观,受到个人主义、地方主义、小团体主义的冲击;共产党人历史与辩证唯物的世界观受到相信命运摆布、神秘主义思想的腐蚀;共产党人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而工作的价值观,受到开发欲望、享乐主义干扰;共产党人执政为民的宗旨,被以权谋私所侵害;共产党人的具有严密组织纪律的政治社会,被等价交换的原则所渗入。我们确实看到少数党员干部首先由信念的失落,而被“糖衣炮弹”打中,步入歧途,陷入泥潭。

  哲学家基尔凯郭尔曾构划过人生的三种生活状态和阶段,形成人生的三种境界。一个完善的人应该有既有第一、第二种状态、阶段,还有第三中境界。一是“审美阶段”,人总要寻求多种感官的需求,趋乐而避苦,享受人生乐趣;二是“道德阶段”,人们在处理人与人关系中扬善抑恶,追求做一个善良的人;三是“信仰阶段”,即超脱人世间的功名利禄,奉献社会和他人,达到人生最高境界。这位哲学家的概括有一定的借鉴价值。当然信仰有不同,基氏把信仰托付给神灵,我们信仰的是科学。我想,满足于“第一阶段”的人,是个及时行乐、享乐主义的人,到了“第二阶段”的人,他的境界还只是做一个“好人”;只有到了有科学信仰阶段的人,才是一个境界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当然,基尔凯格尔把自己的信仰托付给神灵,我们是托付给科学,托付给马克思主义。

  在这丰富多彩的、又充满多种欲望诱惑的世界里,我们一定要有自己的信念,对共产党人来说,就应该以马克思主义,以发展着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主心骨,“不管东西南北中,咬定青山不放松”,为党和人民的事业作出应有的贡献。

  我们党自诞生之日起,就把马克思主义、实现共产主义作为自己的理想信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是我们立党立国的根本指导思想,是我们一切工作的行动指南,是激励全国各族人民为振兴中华而团结奋斗的思想基础和精神动力。现在,科学发展观又成为党的指导思想,成为中国实际与马克思列宁主义原理相结合的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我们要以此作为共产党人的主心骨。

  党的建设,与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联系在一起。这是四中全会总结建国以后基本经验的一条。这就是说,党的信念重要的是体现在以实际行动做好自己的工作。我们从事的是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这个事业是由无数的具体工作推动的。党的执政能力也是由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干部的工作能力组成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离不开千百万共产党人在本职岗位上所做的具体工作和不懈努力。共产党员保持先进性,必须体现在改革发展稳定的各项工作中发挥先锋模范作用,体现在带领群众为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而开拓进取的实际行动中,体现在一流的工作业绩之中,在实施国家的调结构战略、社会主义新农村战略、自主创新战略、区域发展战略、深化改革战略、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战略、和平发展战略(包括经济方面的对外开放的互利共赢战略)等方面作出自己添砖加瓦的贡献。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