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校长推荐制:举贤举愚,皆难讨巧
2009年11月20日 09:17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自北大宣布试行“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之日起,它注定将被舆论目光锁定。日前,相关新闻有了新的动向——在北大公布“举荐权”后仅两天的时间,江苏南师附中就率先出炉了要推荐学生的名单。该校学生匡超已经确定为为江苏校长实名推荐上北大的“第一人”,目前正在接受“公示”。(11月19日《扬子晚报》) 英文版评论>>

  据说,学校里对此反应相当正常。因为匡超自称在学校“知名度还蛮高”,而该校已被清华提前录取的学生赵鹏,更是赞不绝口:“匡超啊,超牛的!文科生里他理科学得最好,理科生里他文科学得最好!”

  “文科生里他理科学得最好,理科生里他文科学得最好!”没想到,这句被记者提炼出的评价匡超的“俏皮话”,竟引来网民强烈调侃。这不能怪网民们无聊。因为在这个在房价高企、生活成本居高不下的高压时代,“娱乐至死”的生活态度,只是蜗居都市的人们苦中作乐,聊以自娱的被迫选择。所以,怪就怪这话出现在了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语境中。

  若在春晚由冯巩来说“人家在快板界歌唱得最好,在歌唱界快板打得最棒。在歌唱快板两界,毛巾送的最多”;或者“在相声界我演戏演得最好,演员里我导演导得最好。导演中我编剧编最棒,玩得就是个综合实力”,自然能产生很好的娱乐效果。

  但,在公众对“校长实名推荐”戒心未除,在全面的教育公平还是奢望之时,新闻中这句俏皮话就只能招来更疯狂的恶搞:“这是跟潘长江比个大,与陈佩斯比美发,与帕瓦罗蒂比劈叉,与美国总统比说中国话!”

  当然,这只是部分网友接着话茬即兴恶搞。平心而论,匡超确实不差。不仅成绩好,而且综合能力强,已获保送生资格,并在与北大“过招”中,表现不俗。这种基本上一只脚已踏进北大的牛人,凭高考也完全有希望入学,为何还要举荐呢?

  这算不算一种对名额的挤占和资源的浪费?从这次层面讲,举荐匡超的唯一瑕疵,或许就在于匡超太过“完美”!而仔细一想,我们也能体会到,校长挑一个综合素质如此全面,甚至近乎完美的学生,作为举荐首选,可谓用心良苦。

  作为江苏校长实名推荐上北大的“第一人”,乃至全国第一个引起舆论关注的个例,此举似乎主要是试图消弭,公众对于“校长推荐制”可能涉及任人唯亲、暗箱操作等腐败因素的担心。而选匡超这样一个全校公认的“超牛学生”——入选者能力过硬,举荐过程透明——确实可以起到消除腐败非议,化解坊间质疑的功效。

  只是从目前情势看,似乎也有些“矫枉过正”的意味。防腐疗效确实显现了,而公平的担忧却又突起。网民对匡超的戏谑调侃,有那句俏皮话的挑逗因素,但更多的折射出的其实是公众对于教育不公的焦虑。强者恒强,赢者通吃,这样的教育生态肯定是不健康的。

  教育分布资源本就不均衡,而校长举荐和此前不少地方的品种繁多的学生加分政策一样,从本质上讲,其实又加剧了现实的不均衡和不公平性。即便如南师附中一样秉持公正之心,举荐一位品学兼优的学生,对大多数普通学生而言,这仍是人为加剧了某种入学的失衡状态。

  这错不在南师附中的校长,而是制度设计本身的罅漏决定的。从业已公布的39所获推荐资格的中学来看,其多集中于沿海或经济发达地区的城市,且多是被民间视为贵族血统的学校。这等于将这一制度蕴含的教育资源不均衡分布状态,显性地勾勒了出来。

  而这也决定了制度的执行无论如何讲究公平公正公开,都很难讨好的宿命。因为制度设计“嫌贫爱富”,它天生难以讨得多数人的欢心。而即便抛开这一点,只谈举荐操作性,举荐不为众人认可的偏才、怪才或名不见经传的学生,可能会被认为有“腐败”猫腻;而举荐世所公认的“超牛”学生,则又显得资源浪费多此一举。举贤举愚,动辄得咎,里外不是人,这是“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从诞生之日起,就注定了的尴尬。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