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说说与"鸟宴"有关的眼神
2009年11月19日 15:23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海明  

  广东雷州市纪家镇捕鸟杀鸟之风盛行。大批从中国北方甚至远在西伯利亚的候鸟,南下到当地“歇脚”时,遭当地居民捕杀。在纪家镇政府旁边的一家规模相对较大的酒店里,几乎每桌都是“鸟宴”,有白灼鸟、焗鸟、烤鸟、炒鸟、炸鸟、鸟汤、鸟饭等等。(中国新闻网11月19日报道)

  每当候鸟作常规性季节性旅游之时,也是它们生死未卜的季节。候鸟家族没有司马迁,也没有留下类似于《史记》这样的伟大著作,人类自然很难精确了解候鸟惨遭屠戮的历史。好在历史没有中断,屠戮还在上演,人们替这些候鸟当起了“司马迁”,他们记录了少数候鸟成为“佳肴”前的恐惧状态。有人惊呼:“看那只鸟的眼神!”原来,中国新闻网这则报道中提供的资料图片,将一只被捕杀的鸟儿死后的惊恐眼神呈现在世人面前。这个眼神被照相机镜头定格后,值得我们每个人有所反省。

  照片中没有食客,但我们分明可以发现鸟宴桌前的一双双发着绿光的眼睛,他们恨不得吃尽天下的飞禽走兽,让自己的肚子成为天下最有福气的肚子,让自己靠着一嘴牙齿占领这个世界。至于贪嘴会不会给自己和社会乃至整个地球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这并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吃,这个生物界最基本的欲望,在鸟宴食客那里率先返祖,为了自己的嘴不流口水,哪管他明天洪水滔天!这些食鸟族成员的意志是如此坚定,对批评的声音根本不屑一顾:“吃鸟(怎么)就是破坏生态平衡呢?笑死了!当今污染这么大,导致大自然破坏严重,还不是人类一手造手的?弱肉强食,自然规律,为什么不得吃?古代人还不是这样吃过来的!”

  食客的眼神是人性贪婪链条上的最后一环。跟靠着这一环的,是餐营业老板们精明的眼神。没有暴利可图,也就不会有鸟宴的遍地开花。究竟是先有鸟宴食客,还是先有鸟宴的烹制者?显然,没有供应便没有需求。人的贪嘴,是由餐饮产品培养出来的。酒店要赚钱,出新是必须的。五谷杂粮吃了几千年了吧,花样再多已经不算新,吃鸟虽然比五谷杂粮的历史还遥远,毕竟这已经属于前人类历史的东西,我们这辈子的人是记不得的。雷州纪家镇绝不是鸟宴的惟一产地,不管是哪里的鸟宴供应商,他们的眼神里分明镌刻着红红绿绿的钞票图案。诚如马恩所言:资本“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死的危险。”鸟宴盛行,何尝不是利益驱动的产物,什么野生动物保护法,对那些人为财死的餐馆经营者而言,又算什么?“现在这里的人完全没有环境的概念,脑子里全是钱!大街上不到500米就有一间饭馆是有野味吃的。官家的人完全不管,还参与在里面吃!”

  有人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同样,“恶有恶报,有因有果。”“人类破坏生态等于自掘坟墓。”今天,我们是在欣赏候鸟被屠戮前的惊恐眼神,谁又敢保证,明天同样惊恐万状遭遇不测的不就是我们自己?电影《2012》描写的场景,也许并不是纯粹的幻想。“非典”、甲流感,已经让人类感到不安。近日乌克兰被传出现的“超级流感”,人死如黑炭,如果这样的新闻属实,死者的眼神将告诉我怎样的一种恐怖情形,不得而知。不过,世事皆有因果,候鸟惨遭杀害前的恐惧眼神,相信人类自己也有类似的危险,只不过是我们还是我们的后代经历这一幕的问题!

  要想己不怕,切莫滥杀生!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