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只收狗钱不办狗事"是典型的"办证经济"
2009年11月6日 14:18
选稿:莫严  来源:东方网  作者:辛木  

  从2007年10月1日开始,郑州市实施新的城市养犬管理条例,条例规定郑州市区居民养狗必须缴纳600元钱为狗办证,以后每年必须缴纳200元的养狗管理费,为保证条例实施,郑州市成立“养犬办”,并花费数十万元添置了专门的打狗装备“铁甲威龙”。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养犬办为督促居民掏钱办证的行动不遗余力,但郑州被狗咬伤的人数却与日俱增。百姓对目前犬只管理状况表示严重不满。(11月5日《大河报》)

  据估计,被百姓指为“只收狗钱,不办狗事”的“养犬办”,在两年的时间里,已经收取了养狗户们高达1270万元的“养狗管理费”,这些钱到底流向了哪里?究竟有多少钱是用在了治理狗患上面去了?现在看来,“养犬办”及其财政部门并未给出明确的答案。

  前些年曾有民谣说:“管理就是收费,贯彻就是开会,协调就是喝醉。”实在是一语道破了某些冠以“××管理费”的某些收费名目的实质——只有收费没有管理,管理不过是收费的一种名目和借口。如果说这些“××管理费”中真的有“管理成本”的话,那就是给收费对象办证的“工本费”(有些管理部门在办证的时候还会额外收取工本费的);至于一年一度的“年审费”,不过是不折不扣的“盖章费”罢了。

  对于这种靠办证来收取管理费的做法,早有论者将其归纳为“办证经济”,这是一种近乎于无本生意的敛财形式,多少年来,已经成为衡量一个部门是否有“油水”的潜在标准。因此,有些部门为了壮大“办证经济”,不但会想方设法地寻求对某些领域的“管理权”,然后顺理成章地办证和收取管理费,而且还力求拓宽颁证的领域范围,扩大办证收费的来源。如“养犬办”目前所有的工作,就是围绕办证收费来进行的。以至于“养犬办”负责人公开对记者表示,“我们人手有限,大部分人都忙着办证去了,很难抽出人来管理。”

  当“办证经济”成为职能部门的“支柱”经济的时候,办证自然也就无可置疑地成为职能部门的工作重心,哪里还会有人去进行管理?所以,郑州市犬吠扰民、纵犬伤人、遗弃犬只、公共场合遗留粪便等狗患问题只能日益严重。另外,从某种意义上说,狗患越严重,养狗现象越混乱,养狗的人就会越多,“养犬办”的“办证经济”就有可能越红火。相反,如果相关部门管理到位,养狗户们害怕承担养狗的风险,一旦纷纷弃养,“养犬办”将何由发展本部门的“办证经济”?如此“办证经济”和管理之间的辩证关系,“养犬办”不会不心知肚明吧。

  据媒体报道,中国目前的各种证件多达2000多种,这些证件中有多少以收取管理费的名义办理的?刺激了多少部门“办证经济”的发展?恐怕还很难说得清呢。

相关阅读:

邓子庆:养犬办鬼鬼祟祟,意欲为何?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