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韩寒和小四:"男女有别"的价值观
2009年11月3日 09:15
选稿:莫严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晓亮  

  自称“四爷”,被万千粉丝拥为“四殿”的郭敬明同学,最近或许要抓狂。让人担心小四这次会不会人格分裂:只见他或是满脸堆笑地对媒体说:“我不在乎他说什么,我无所谓”;或是恼羞成怒地大吼:“我不认识他”,然后狠狠掐掉记者电话。

  “四爷”如此尴尬,是因为青年领秀韩寒,近日又“出言不逊”了,而其丝毫不留情面,直至要害。在接受采访时,韩寒一反此前对小四的温和含糊的措辞常态,似乎是首次言辞犀利地表示:自己与郭敬明不是同一类人,而且“男女有别”。自己除了钱比郭敬明少,其他都比他强;批评郭敬明的杂志的价值观很贱,招90后尤其是城乡结合部的孩子喜欢。(11月2日《南都周刊》)

  我们知道,自从韩寒06年开博以来,各位跑文娱线的记者朋友,只要坐等其博客更新,就能守到次日重磅新闻。这次生猛的“男女有别”、“输出很贱的价值观”,自然更具爆炸性。“韩寒拿性别说事戏谑:我与郭敬明''男女有别''”,迅速成为媒体纷纷转载的新闻标题。

  当然,不知“男女有别”是不是韩寒原话,会不会是被断章取义的噱头十足的标题党。因为,正如韩寒所说“我个人和他没什么恩怨”,只因同属畅销书领域80后代表人物,被相提并论在所难免。但熟悉他的人都清楚,此前他即便提及郭小四,也多是“不点名的”。

  所以,相信这次韩寒也不是搞“性别歧视”,既然网上都有PS版的韩寒、小四“亲密合影”,这次或也是网友对小四的“四姑娘”外号之外的一次即兴恶搞。毕竟,即使不论长相和性格,单是相对于自爆养颜经,洗个脸都分十步走(这曾让电视机前不少美女都望而却步)的郭小四,运动员出身玩赛车,享受速度与激情的韩寒,都要爷们得多。

  其实若抛开单纯的猎奇心理,你会发现即将成为杂志主编的韩寒,看不起小四的价值观,说他的杂志输出的价值观很贱,才是更值得关注的新闻点。虽然他之前也有过类似观点,不过这次他作了更系统的说明。韩寒登机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价值观,价值观或许不分对错,但是分贵贱,他(郭敬明)灌输的价值观是很贱的价值观。

  我们知道,“四爷”除了对长相相当自信,酷爱美容且热衷于在博客大秀其千娇百媚半裸照之外,就是在自己杂志里大肆炫富。小物件如钱包、笔记本等都是名牌,哪怕买了没用。个人追求物质享乐,当然不是错,但是作为杂志主编,应该明白杂志作为公共媒介,它在追求经济效益之外也要承载相应的社会责任。而这种责任则主要体现为,以一种价值观的持续输出来影响社会,助推社会进步。

  特别是,面对俨然已办成个人奢侈品秀场或粉丝团内刊的杂志,小四更应明白作为主编,自己的杂志输出的思想和价值,或深或浅都打着郭小四个人烙印。对那些心智尚未发育成熟的90后主力读者来说,假如你只选择性地告诉他们,现在尽享大上海香车宝马,纸醉金迷的奢华,却有意隐瞒了,此前从四川自贡到国际大都市的坚苦卓绝的个人奋斗。这样的价值观输出就是有问题的,用韩寒的话说就是“很贱”,就是永远追逐最纯粹的物质。

  而相较而言,韩寒之所以能被称为“第二个鲁迅”,得到越来越多公共知识分子的承认,不在于他会写小说——他写故事的能力可能不如郭敬明。他是靠天赋,靠文字和幽默感混的,但更是靠批判精神吃饭的。他的笔永远关注现实,乐于做一个公共发言人。他有骨气,可能是傲骨,但傲骨是独立人格和独立思想铸就的。这种批判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虚有其表的伪叛离,而是一个践行公民的自由表达。他批判公权力失范,是因为爱这个国家爱得深沉。

  早前北川超标采购豪华车,以及最近“史上最贵铁皮”4万一块的上海路牌,和张军遭遇钓鱼执法,最初都是经他博客披露后,引起传统媒体跟进,并最终在公共舆论强大压力下得到解决的。这就是一位公共知识分子力所能及的力量,哪怕是一人的微薄之力,也是值得尊敬的。而同在上海赚钱有方的小四,向来是无暇关注于此。一个心系民生疾苦,一个追逐时尚前沿,这是不是一种“男女有别”的价值观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