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王蒙该反思"好"字缘何惹争议
2009年11月2日 16:04
选稿:莫严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海明  

  作家王蒙在法兰克福书展演讲中认为“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的时候”引起争议。前天他做出回应:“我说的是作家的生存环境、写作环境,根据报道争半天,有点闭着眼睛胡乱瞎蒙的意思。”(《北京晨报》11月2日)

  有位哲人说过,世间纷争的最大祸首系语言的模糊所致。王蒙先生说“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的时候”,李承鹏反唇相讥:“中国文学不是最好的时期,是最好蒙的时期。”现在,王蒙先生解释其原话的本义,并批评李承鹏是“闭着眼睛胡乱瞎蒙”。两人的口水战,其焦点一分为二:中国文学还是中国作家“处于它最好的时期”。不管哪个,其关键词却非常一致:“好”。

  客观来说,解读“好”字的角度不同,该字的含义也迥然有别。王蒙先生所谓的“好”,歧义之处颇多。先看他的原命题“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的时候”的“好”。稍微熟悉点中国文学常识的人都该知道,文学史上没有哪个时期可以用“最好”来评价,只有为数很少的几个巅峰时期,且每个“巅峰”还都局限于特定的一两种文学体裁,一度取得过比较辉煌的成就。可见,所谓的“中国文学处在它最好的时候”本身就是个虚假命题。

  同样,王蒙先生的解释,语言更为混沌。他说的“好”是指“作家的生存环境、写作环境”史无前例。古今中外的文学发展史表明,悲愤出诗人。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优秀的作家,其成长环境应该以逆境为主,因为人性的弱点在于,太好的环境造就不了真正的作家。当代中国给作家提供的物质条件,估计没有几个人可以否认:衣食无忧,还有不菲的工资福利待遇伺候着。所以,如果说“中国作家处于生活最幸福的时候”,想必不该有太多的反对声音。问题在于,评价一个国家的文学也好,评说一个国家的作家也好,“好”不是指的各种外部环境的好,更不是指他们待遇的丰厚和幸福指数,而是指他们的作品。作家是文字匠人,名气可以有泡沫,作品可以有炒作宣传,但真正好的作品,读者最有发言权。中国当代文学的不景气,与中国作家的不争气有很大关系。所以,没有作家的好,哪有文学事业的好?王蒙先生的论断如果正确,请回答网友的质疑:“这么好环境还写不出一本像样的书。”“我还觉得中国读者处于最恶心的时代,连骂作者们娘的心情都没有了。”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早就发现了一个规律:物质发展与文化发展的不平衡规律。物质生产发达的国度或时代,其文学发展往往难以与之同步繁荣。反过来说,文学艺术繁荣的时代,该国(时代)的物质生产发展水平未必先进。这其实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理论的某种翻版,明白了这个道理,基本上就该清楚:作家生活条件越是优裕,可能就越是文学不景气的时候。换句话说,作家享清福,读者饿肚子。王蒙先生只看到了作家外部条件的“好”,看到了环境的“好”,惟独忽视了作品本身的好,惹来非议,还振振有词,真不知道究竟是谁亵渎了这个“好”字!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