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中石化的灯中石油的房与你我何干?
2009年10月11日 10:11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朽木  

  这些日子全国上下都沉浸在60年大庆的氛围之中。相比之下,有些很重的消息则被我们疏忽了。实在不应该。比如这中石油中石化的上《财富》世界500强的排行榜单消息,当然,还有之前一些时候的的中石化的灯和中石油的房。总之吧,总是有些看起来与你我普通老百姓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让我们这些升斗小民不得不分心,不得不操心,甚至,搅得大家鸡犬不宁。如此说来,与这灯这房好有一比的还有不少,比如周久耕的烟陈绍基的“蜜”,说句良心话,更是与普通老百姓的庸常日子隔着十万八千里。

  可世上的事儿,有些原本就很难说。毛泽东同志他老人家已经尖锐地批评过自由主义之一种,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知不对少说为佳”。是的,如果世上的事儿,你也不管他也不问我也不搭理,这还叫个“人世”吗?更何况,我们一贯被称之为“主人”,国家的主人、社会的主人,主人当然要有主人翁精神,当然要对那些看不惯的破事儿烂事儿来个嗤之以鼻,乃至拍案而起。就说之前这中石化的灯吧,先是有人在网上报料,说人家这大单位的大厦里的吊灯,有好几千万的天价,一时舆情沸腾,心疼得不行,过了些日子中石化出来表白了,说哪儿哪儿呵,我们这灯呵,才100多万嘛。这回网上骂声少了,但还是有人不依不饶地说好家伙一灯100多万还怎么了,您这垄断行业上缴国家利润不多回报人民不多但买个灯吊着却出手如此阔绰!甭说,有人上心乃至纠缠,这些“庞然大物”还真算服帖。要我说,这就是平头百姓与之较真的功劳。起码表面上,这类“庞然大物”不那么“乍翅儿”、“拔份儿”了。当然,私下里背地里人家是不是仍然我行我素,甚至没人时骂咱一众百姓一两声“傻帽儿”、“傻×”也未可知。这回的中石油的“团购房”,也是如此。凭什么对百姓卖就要好几万一米,而一到中石油的手里就成了七八千,三分之二的大钱就一笔勾销了,爽呆了,酷毙了。于是猜这里是否有猫腻。照例又是中石油的人出来声明,说他们没有什么,但照例又是有好事者不屈不挠,最近消息,好像还是有事了,一说中石油入股了地产商,去干暗度陈仓的勾当,一说中石油买了一批楼,将住宅楼与公用楼打包一起算了,换句话说,他们在拿公家的钱为其职工“谋福利”,还是一个暗度陈仓、暗通款曲!事情到底如何,我想,只要咱百姓死盯着不放,恐怕最后会有一个真实的子丑寅卯。有些账,真的不要什么中石油中石化的智商就能看清楚的。您想蒙谁咧。

  这个理,在如今这网络时代,是越来越清楚了,好多事儿,百姓觉得其中有诈,就会来个刨根问底。周久耕局长当得好好的,耀武扬威,但他手腕上的高级表与他嘴上的高级烟让百姓心烦,想呵,一公务员他哪来这多钱牛×呵,好,一人肉,结果有了,原来果然不出所料,是一贪官也。这回的陈绍基,出事儿双规了,顺带又牵出一两个“蜜”来,是“小蜜”,也是“大蜜”,大得很咧,因为人家都有来头,是当地的当红“名伶”。按说大家应宽厚些,何必和“蜜”们过不去,网上一查,得,原来这“蜜”仗着和陈绍基这广东省里的大员有一腿,整天牛皮哄哄。又有人说,即使这“蜜”再甜再柔,也该查查,理由简单,因为要查陈嘛。

  我倒想说,查周久耕的烟陈绍荃的“蜜”,更多的,恐怕还是得有劳纪委监察人员专业去查好些。因为如今之贪官,既多又滑,光靠我们百姓这么睁大眼睛,总是不行,不专业。而对于中石化的灯中石油的房这类未必算贪但显见是“狂”是个事儿的勾当,我们不妨睁大些眼睛。理由也简单,你看那些个垄断行业垄断单位,明面上的收入就多得惊人,比如前一些日子报上报道的有的国企老总一年工资就六千多万,除此而外,他们还仗着垄断之“牛”搞好多暗里的勾当、交易,或拿人民的钱挥霍不心疼,或行巧取豪夺之事以填己壑实质让百姓买单!这才是问题的实质。说到这才弄清为什么我们平头百姓总是心有不忿,却原来,这都是国企哎,他们挥霍的、交易的,可都有我们每个人的一份哎。人家的事,干卿底事,人家的事,与你我何干?说了这么多,算是明白了。原来,平民老百姓从来没有胡搅蛮缠,你我他,我们,不过是在干着本来就是自己该管的事儿。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