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穆勒无人识 呼唤现代施蛰存
2009年10月10日 09:00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于立生  

  北京时间8日晚7点,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出生在罗马尼亚的德国籍女作家赫塔?穆勒。在中国几乎没有几个人认识56岁的穆勒。一些文学评论家告诉记者,他们为不了解穆勒而感到汗颜。“这是我们长期不重视中东欧文学的严重后果啊!”外国文学评论家止庵这样说。(10月9日《青年报》)

  记者调查发现:中国大陆有关于赫塔?穆勒的唯一介绍只在2001年第6期的《译林》杂志上,当时该杂志翻译发表了穆勒的小说《黑色的大轴》;倒是中国台湾的时报出版社在1999年曾引进翻译了她的《风中绿李》。

  近日闲翻《中国青年报》记者徐百舸的《民国那些人》,其中有篇《施蛰存:逝去的风度》——“哈佛大学教授李欧梵拜访施蛰存,问他喜欢看美国什么杂志,他出口说道:''Vanity Fair(名利场)'',于是李欧梵返美后寄了几本给他。问他看了没有,施蛰存摇摇头,淡淡地说:''看了,大不如前了!''李欧梵恍然,当年——上世纪30年代——施先生爱看的这本文化杂志,品位比现在''高出许多''……上世纪30年代,施蛰存主编《现代》杂志,法文译名意为''当代人'',指能够和世界文艺潮流同步的人。李欧梵称:''现在再翻开这个杂志的内容,特别是内中介绍的西方文学,仍然令我咋舌,惊异不止,在当时的环境下,竟然如此识货,几乎所有的西方重要现代作家都介绍了。''……在《现代》上亮相的,包括乔伊斯的《尤利西斯》、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还有当时只是美国''文坛新秀''的海明威、福克纳等人……''当人们在80年代手捧艾略特的《荒原》为其深刻地反映这个时代的本质而感慨万千时,殊不知,早在50年前,《现代》杂志早已介绍过这位诗人的这部作品……''”

  据说所以如此,在于“在全球化的情形下,现在中国的出版界、评论界,关注的都是大国文学。”(止庵语),再者“翻译酬劳偏低,国内一些人才转行从事经济类翻译,不愿搞文学研究。”(叶廷芳语)

  其实,文学本当无国界,自然也就无所谓“大国”、“小国”之别。

  诺奖得主穆勒无人识这样的状况,并非孤例,之前如2002年诺奖得主——匈牙利作家凯尔泰斯,2004年诺奖得主——奥地利作家耶利内克,都是中国人闻所未闻的大冷门。

  因之,不由得不叫人呼唤:何时我们的译界、评论界,才会出现跳出“大国”“小国”的局囿,具备世界眼光,而本于文学立场的“现代”“施蛰存”呢?!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