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谨防师德量化考核催生伪君子
2009年9月29日 09:23
选稿:陆霖霖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学进  

  师德可不可以量化?湖南省给出了答案:可以。在9月27日举行的湖南省义务教育学校教师绩效考核研讨会上,该省推出全国首个Credit SPMS学校智能绩效考核管理系统,明确了师德量化标准和办法。总分为25分,考核细化到10项量化标准,包括“体罚、变相体罚造成严重影响的;以权谋私造成重大影响的;黄赌毒情节较为严重的;出现乱收费现象的”等,并提及每违犯一项,视情节扣5到25分,后果严重者取消当月奖金。(9月28日《长沙晚报》)

  较之江苏省教育厅日前出台的义务教育阶段教师绩效工资的考核办法,湖南又前进了一步,江苏只是明确绩效考核会和师德挂钩,但并未制定师德量化标准,而湖南则明确了,这确实是一桩值得关注的新鲜事体。我不知道Credit SPMS学校智能绩效考核管理系统怎么个智能法,我所担心的是其高智能的考核办法会改变教师的人格走向和行为选择,最终造成一批伪君子。

  此话怎讲?道理很简单,既然考核办法将师德细化到10项量化标准,那教师必然会逐一对照10项标准,“对号入座”,有选择性地施教,即眼睛只瞄准那几项考核标准并拼命地去努力,以求最高分,而对标准之外的师德则不屑一顾。这样一来,教师会非常注重表面功夫的修炼,尽情地演绎他们的表演术,让领导和同事都看到他们是如何忠实履行10项标准的。这样的考核办法其实是在将师德格式化,不管教师情不情愿,都在迫使教师朝设定的同一个考核格式去投机钻营,极端的可能还会通过弄虚作假以求得高分。

  这并非凭空猜想,而是有前车之鉴在。这些年,各地学校为了加强对学生的德育工作,纷纷制定了德育考核办法,也像湖南拟推出的师德量化标准一样,对学生实行德育量化考核,结果出现了这样的怪现象:许多学生的行为不但表里不一,而且校内校外不一样,在校与在家不一样,上课期间与假期表现不一样,那些在校内行为规范考核优秀的好学生,到了家里和社会上,俨然又成为了“小皇帝”和“小混混”。事实证明,所谓的德育考核已经将部分学生造成了“两面人”和“伪君子”,此种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德育也好,师德也罢,就道德概念的内涵和外延论,它们都是不可穷尽的,任何对其内涵和外延的范围设定为10项或者20项,并制定考核标准,这都会犯以偏盖全的错误。何况师德不仅表现在一个教师的外在行为上,更多地还蕴含在其内在的道德修养和职业品格上。有的教师可能在人前表现得非常道德,但暗地里说不定非常地不道德;有的教师可能在学生跟前表现得很低调,也不会用夸夸其谈的道德说教去教育学生怎样做人,而是用其高尚的人格魅力和品行操守去潜移默化地感召学生,谁说后者就不如前者呢?而按照上述师德量化标准,很可能前者的考核分比后者更高呢!

  这就是我所忧虑的,对学生的德育考核没收到实效,对教师的师德考核是否会重蹈覆辙,不但不能促成师德师风的根本好转,而是适得其反,造成一批教师中的“伪君子”,这样的后果怕是谁也不愿看到,但也不能不警惕。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