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限薪令"能否限住央企高管?
2009年9月18日 09:01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狄书爱  

  16日,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会同中央组织部、监察部、财政部、审计署、国资委等单位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的指导意见》。这是中国政府首次对所有行业央企发出高管“限薪令”。(《经济参考报》9月17日)

  终于看到相关部门出台有关所有行业央企高管的“限薪令”了,而且这一规定首次明确规定了央企高管基本年薪与上年度央企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相联系”,而且绩效年薪还要根据年度经营业绩考核结果确定,以更为变通的方式规定了高管薪酬的上限。显然,作为属于全民产权委托关系的央企,依靠着某种垄断地位获得高额利润,无论是职工还是高管,其薪酬水平都不能太“脱离全民”,尤其是高管的“天价”薪酬,理当受到有效管理和约束,这不仅仅能够体现激励与约束相统一的设计理念,更是对“委托主体”的全民的“清白交待”,是公平理念的真实彰显。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倡导并不断践行“缩小社会贫富差距”的理念,因为贫富差距问题关系着我国社会的公平正义,关系着我国市场经济改革的深入开展,关系着我国的政治和谐稳定,也关系着我党的执政地位。然而,近年来,由于垄断部门的不正当利益、城乡“二元制”经济结构、区域政策的不协调、经济运行机制的不健全、税收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等诸多制度在内的种种复杂原因,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较大的贫富差距,并且这一差距还有不断扩大的趋势。解决这一办法的其中一个重要举措,就是改革包括行业垄断在内的不合理的制度安排,采取科学举措,打破部门和行业垄断,取缔既得部门或垄断行业高管的不合法、合理收入,降低其薪酬标准,同时不断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完善财税制度、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制度,在“削峰”和“填谷”两方面同时发力,达到“贫富均等”的目的。

  在这方面,国家相关部门确实也在不断努力。比如,对于公众质疑强烈的央企尤其是垄断央企高管的高收入问题,早在2002年就明确规定高管年薪不得超过职工平均工资的12倍,但由于此后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国企赢利的增长,这一数字早已被突破。2007年,中国平安老总马明哲竟然领到了6600多万元的年薪,而按照“不超过城镇单位平均工资的12倍”算,高管年薪最高应为31.25万元,“超标”200多倍!令无数公众感到不解。在听取了公众的强烈呼声后,国家相关部门终于向所有央企高管的高薪酬“开刀问斩”了,但是,能否“令行禁止”至今还是个谜。

  最难以说清的莫过于这样两个关键问题:“在岗职工平均工资”和“年度考核”,其“准确数字”和“考核结果”由谁来操作,怎么操作,如何保障其准确和公正,都难以说得清。更重要的是,只有“市场化规则”才能为高管们“市场化付薪”。然而不少垄断性国企,由于政府特许等多重原因,并非完全体现了市场化的原则,其业绩是源于垄断还是源于经营者的努力难以分清。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年度经营业绩挂钩”就非常难以说清。而且,按照文件规定,只有中石油这样的国有独资或者控股企业才是限薪的对象,而一些上市公司,比如中国平安等只是国有参股企业,并不在“限薪令”的限制范围之内,按此规定,马明哲们的天价高薪“限薪令”也拿它没办法。更何况,该《指导意见》主要是由人社部牵头作出的一份规范性文件,生效后须多部门共同监管,牵涉到部门利益时,各方又如何监管也同样是个不小的问题。

  显然,在如此多的问题之下,有关央企高管的这份“限薪令”要想真正“令行禁止”,实在有点“底气不足”,相关部门是否考虑了这些问题,如何推动这一工作的开展,这一规定的执行能否让公众满意,公众在拭目以待。“广告”虽好,还是“疗效”最重要。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