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谁来帮中国文学走向世界?
2009年9月17日 09:07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姜伯静  

  第一个《红楼梦》英文全译本的翻译者,英国著名汉学家霍克斯(DavidHawkes)于7月31日病逝,英国媒体在八月底发出讣告。在早期英文译本中,黛玉被译为“BlackJade”,但这个词语有一个引申义,便是“黑皮肤荡妇”,在英语中属于贬低女性的不恭词语,霍克斯在70年代自己动手翻译《红楼梦》之时,便放弃了这个错误翻译,改为“LinDaiyu”。(9月16日中国新闻网)

  我们应该感谢这位可敬的老人,虽然“BlackJade”依然在这个世界的很多地方流行,但霍克斯毕竟让我们看到了一丝希望——外国人中还是有人能读懂中国文学的。但是很遗憾,人终究是要死的,霍克斯走了,谁来帮中国文学走向世界?

  中国的语言是一种神奇的语言,他如同一位魔法师,可以把许多生硬的外国名词幻化成活灵活现的“印象”,所以只有我们才能把“WaterlooBridge”这个本意为“滑铁卢桥”的毫无情趣的名字翻译成“魂断蓝桥”,而“魂断蓝桥”这四个字就如同一首诗,有了生命力。

  但是,与国外其他语言相比,汉语在“化腐朽为神奇”这一方面显得很是有些“曲高和寡”。很少有哪一国的语言能够充分表达汉语的韵味,那些译文给人的感觉绝对不是生涩,比如《红楼梦》俄译本书名为《红楼阁里的梦》、法译本则叫《庄园里的爱情》,《西游记》的英文译本书名有《猴》、《猴王》、《猴子历险记》、《猴子取经记》、《侠与猪》、《神魔历险记》等几种,完全没有了原名的味道。所以外国人在面对被翻译成千奇百怪的中国文学作品时往往会难以理解这神秘而遥远的的东方文化。

  语言的特性束缚了中国文学走出国门的步伐,同时,译者的汉语水平、文化积累也决定了中国文学在短期内难以在国外有多么大的跨越,毕竟像霍克斯这样的人在国外属于凤毛麟角。

  在笔者看来,如果要真正的翻译好某个国家的文学作品,单纯的会这个国家的语言是不够的,译者还得深刻理解自己的母语和本国的文化、译者本身还得是一个作家,因为翻译不仅仅是简单的文字翻译,还有文学上的再创作。比如在西班牙塞万提斯名著《唐吉珂德》的诸多中文译本中,被我国译界公认为最优秀的翻译佳作是杨绛的译本,杨绛因为翻译此书荣获西班牙国王颁发的骑士勋章。而杨绛除了是一名翻译家外,更是一名优秀的作家。但在国外,会有优秀的作家投身于中国文学作品的翻译吗?很少。

  中国文学作品在世界上的地位与中国文化的深远极不相配,这与汉语在世界上的地位有很深的关系。如果汉语不在世界上得到推广,如果没有霍克斯这样甘愿为中国文学做贡献的人出现,我想,把黛玉译成“BlackJade”的闹剧还会出现。

  霍克斯走了,谁来帮中国文学走向世界?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