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谁亵渎了"女秘书"的清白?
2009年8月21日 08:08
选稿:莫严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东阳  
  今年27岁的晓菲身高1.65米,五官精致,皮肤白皙,举手投足仪表端庄,是工友和街坊邻居公认的靓女。四年来,她已给四位企业老总当秘书,但令她颇为苦恼的是,正因为这一原因,她先后8次相亲都告失败。她的母亲王大婶不明白:“到底是女儿的工作有错,还是人们的观念有问题?”(《重庆晚报》8月20日)
  
  晓菲母亲的“不明白”的确让我们感慨万端。说女秘书尤其是企业女秘书的工作“有错”,绝对是一种职业歧视,哪个职业都需要有人去做,更何况,企业老总(当然是男的)的女秘书也需有较高的知识水平和待人处事的能力,身份地位不低,薪水更可观,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做得好的;但如果说人们的观念有错,似也不够公正,在“潜规则”泛滥的社会里,有关女秘书和女演员被“潜”的情况已经高居位首,这显然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因此,把不少男士不愿娶女秘书为妻的情况看作是“观念有错”,显然也有失公允。你说,有多少男士愿意冒着“巨大风险”选择那些最容易为“潜规则”所“潜”的的女性为终身伴侣呢?
  
  女秘书容易被企业老总“潜规则”,因而成为企业老总的二奶、情人,有两方面原因,一个是来自企业老总。如今,色情活动在中国不少低中高档酒店早已不鲜见,而在贪恋色情活动的群体中,企业老总就是一个重要角色,这还不说由于不少年轻人尤其是女性对于贞操等观念的淡化,一些企业老总总是能轻易地包二奶、情人的情况。在这样的复杂情况下,这些企业老把这一观念主动“延伸”到与自己接触最多、需要出入同行的女秘书身上,也就不难理解。而在如今就业难不断加剧的社会境况下,一些女秘书迫于各种压力“被潜规则”(否则将有可能被老总开除),也算得上一种“迫不得已”。另外一个原因则是来自女秘书自身,确实有一些少数想“麻雀”变“凤凰”的女秘书,出于种种方面的考虑,在与企业老板近距离的工作接触中,演化为零距离的肉体接触,从而成为老板的情人、二奶,甚至“上位”取代原配变成老婆。
  
  社会对异性秘书的“妖魔化”,造成的是这样一个结果:记者随机对10名未婚男士做的调查显示,7名男士明确表示不愿娶晓菲这样的女秘书为妻,2名表示可能考虑,只有1名明确表示“愿意”。70%的未婚男士居然都不愿娶女秘书为妻,像晓菲那样“8次相亲被相掉”的处境自然可想而知。
  
  把女秘书“一棍死打死”固然不妥,毕竟,不是所有女秘书都会遇到“潜规则”的,因为并不是所有男企业老总都是“坏人”,而想“麻雀变凤凰”的女秘书也只是少数。那么,又有谁来为女秘书“找回清白”?当然主要原因还在于女秘书个人:因为要求企业老总都自觉地“清白做老总”则不够现实,这就要求,那些“迫不得已”被潜规则的女秘书要始终坚持好“原则”,而有“麻雀变凤凰”的女秘书,更应该从根本上明白,这样的情况,很多时候到头来只是自己受伤最深。当然,整个社会公众也应该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女秘书都是被潜规则的人,因此要客观看待女秘书才彰显公允,否则,我们就是“无理”抛弃了女秘书这一同样神圣的职业。
  
  不过,女秘书晓菲8次相亲均被“相掉”的情况还是为我们整个社会提供了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那就是,对于一个社会中同样具有重要意义的女秘书这一职业,除了那些不同境遇的女秘书们应该更努力“自证清白”外,还需要我们整个社会都主动抵制那种有悖于法规的色情活动,向企业老总及一些以包二奶、情人为时尚的权贵们“人人喊打”,否则,我们就是“亵渎”了女秘书的清白,就是一种严重不公的职业歧视。毕竟,任何一个职业都是社会所需要的,都是神圣的,都应该得到人们尊重和支持的。更何况,女秘书也有爱和被爱的权利。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