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评论首页 >> 正文
回避鲁迅就是回避历史的苦难
2009年8月12日 09:13
选稿:项凌  来源:东方网  作者:姜伯静  

  中学校园里时下流传着一句顺口溜,“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鲁迅的文章生涩难懂,不好学,几乎成了中学校园里师生的“共识”。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的语文教材中,鲁迅的作品明显减少,《药》、《为了忘却的纪念》等作品不见了,保留下来的只有《拿来主义》、《祝福》和《记念刘和珍君》3篇。鲁迅的作品真的过时了?一时间,陪伴几代人成长的鲁迅作品,竟然在校园里面临尴尬的境地,是去是留,争议不断。(8月11日钱江晚报)

  我做过十年的高中语文教师,在我教授鲁迅作品的过程中,我并没有感到过晦涩,但我能感到沉重,一种历史责任的沉重。中学师生害怕鲁迅的文章,并非害怕其文字、技巧,而是害怕历史的苦难,因为很多人不想面对,毕竟风花雪月更让人的心情欢愉。所以,与其说

  鲁迅作品在校园遭遇了尴尬,倒不如说是历史的苦难在校园里遭遇了尴尬;与其说师生在回避鲁迅的作品,倒不如说他们是在回避历史的苦难。

  毫无疑问,鲁迅的作品记录了中国近代史的一个片段,一个最苦难的片段,这是无法回避的,不读鲁迅的作品就能回避这段历史无异于掩耳盗铃。我明白很多师生的痛苦,从教师的角度讲,讲述苦难是件很苦恼的事情,因为很多人很难找到那种情感,那种情感很难虚构;从学生的角度讲,那种苦难太过于遥远,遥远的让人难以琢磨。但这不应该成为回避历史、回避苦难的理由,毕竟历史和生活除了幸福还有苦难以及其他别的很多的东西。

  富兰克林曾说过:“在我看来,能够给人类带来幸福的,与其说是千载难逢的巨大的幸运,倒不如说是每时每刻发生在他们身边的琐细的方便。”那些琐细,与巨大的幸运相对的琐细,自然也包括历史的苦难。

  在《美国语文(上下册/中英对照)/美国著名中学课文精选/海外优秀教材编译文丛1》(2008年7月1日中国妇女出版社出版)一书中,我发现美国人在语文教学中丝毫不回避自己历史的任何一个方面。比如,里面收录了亨利.戴维.梭罗《论公民的不服从》,文章里面直接反思墨西哥战争的责任。历史,岂容回避?

  人民教育出版社新版的语文教材中,鲁迅的作品越来越少了,也许这顺应了“民意”,但却回避了历史的苦难。难道我们真的怕面对历史不成?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